专栏

Requiti

人物 | 错失奥运奖牌的她,霸气喊话“别为我抱憾”,这底气是哪儿来的?

摩羯座 发布日期 3个月前

先做人,再做一个运动员

奥运会女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上届奥运冠军、加拿大的佩妮·奥莱克夏克(Penny Oleksiak)出战,最终获得第四名。

 

比赛前,舆论关注她是否能在自己的强项上卫冕成功,比赛结束后,有人发声,为她与奖牌失之交臂而“遗憾”。

 

佩妮则回应说:“不要为我抱憾。”

 

图源:Instagram
 
她强调说:“我是世界第四呀!而且,我游出了个人最好成绩52.29秒、创造了加拿大女子百米自由泳记录。我一点儿都不难过。”
 
没有拿到奖牌,照样如此霸气,哪来的底气?
 
这个底气,来自她自己,她竭尽全力、她取得了进步,她无愧于己。
 
这个底气,也来自她的教练。
 
佩妮是上届冠军,不用别人施压,自己也期待夺牌。
 
而教练却总是帮她解压,让她不要去想奖牌,享受比赛最重要。
 
本届加拿大奥运代表团团长玛尼·麦克比恩( Marnie McBean)更是一贯反对金牌至上。
 
“我们不能只在乎金牌,对于运动员来说,每一个名次都有意义。”
 
而加拿大观众则纷纷表示支持:“我喜欢你的心态。”“我们为你骄傲。”“这样的回应太牛了。”
 
加拿大人拎得清。
 
佩妮的成长,付出最多的是她个人和她的父母,又得到企业、非盈利组织和社会的适当资助,国家对运动员的投入十分有限。
 
既然没有占用太多公共资源,她无需对公众有所谓的”歉意“。
 
更何况,为获得国际重大赛事的比赛资格,运动员们不仅要一场场比赛地拼,更要克服数不清的人生难关。
 
图源:Toronto Life
 
能够站在奥运赛场上的,无论有无奖牌,都是人生赛道上的冠军,值得人们的喝彩。
 
而为这些运动员喝彩的同时,又何尝不是为在自己的人生加油鼓劲呢?
 
当然,从成绩上说,喊话“别为我抱憾”前,佩妮在本届奥运会游泳比赛上,已经获得一银(女子4 x 100m米自由泳接力)一铜(女子200米自由泳)两块奖牌,更获得两项第四名(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女子100米自由泳),在高手如云的大赛上,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够打眼了。
16岁 奥运女子100米自由泳夺冠 图源:Frank Gunn/CP
 
而五年前,16岁的佩妮,在里约摘取四块奥运奖牌。
 
就在本文的写作过程中,佩妮和队友一道夺下了本届奥运会女子4 x 100m米混合泳接力赛铜牌。
 
东京奥运女子4 x 100m米混合泳接力铜牌 图源:CBC
 
至此,她已经成为加拿大奥运史上获得奖牌总数最多(七枚)的运动员。
 
回看她的成长过程,你会发现,她的家长、教练最为关注的,不是她的奖牌数量和指标,而是她的身心健康。
 
五年前的奥运比赛结束后,有记者采访佩妮的教练,对于这个游泳天才少女,下一步做何打算,得到的回复却是:她还是个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她最需要的,是过一个孩子该过的生活,和朋友玩、谈个恋爱。
 
教练还指出,佩妮的运动生涯一定不是直线前进,会有起伏,因为她要正在经历自己的青春期,这是一个过程。
 
而她的父母也希望佩妮能享受她的少女生活,而无需考虑如何连创佳绩。
 
总之,比赛、训练要为她的人生让步。
 
身为作家、年轻时也曾因爱好运动而四处比赛的爸爸说得非常精辟:
 
“做一个身心健康的完整的人,是最重要的;运动员的身份,只是这个“完人”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没有幸福的人生,运动才能就不能得到充分拓展。”
 
而佩妮那时最关心的,是父母能否兑现承诺:参加完奥运会,送给她一只小狗。
 
进入21世纪,参考他国做法,加国政府开始给与奥运奖牌获得者奖金,数量不多(金牌2万加元,银牌1.5万,铜牌1万)。
 
受父母热心公益的熏陶,佩妮人未回国,已经告诉父母,一旦奖金到手,就会捐出一部分,给多伦多儿童医院和动物救助站
 

佩妮的妈妈是工程师,也曾是游泳好手,爸爸则擅长球类运动,佩妮上有哥哥姐姐四人,也都爱运动、各有强项,更个个不服输,玩个桌牌游戏,都要一争高下,败下阵来的,常常”输“哭了。

 
佩妮九岁开始学游泳,后来立志成为游泳运动员,边上学、边训练的生活就开始了。
 
早上六点起床,爸爸送她去游泳馆参加训练,游个六、七公里、做些力量练习,再步行到学校上课,课后则返回游泳馆,进行第二次训练,晚上被爸爸接回家,接着做功课。
16岁出征里约奥运前 图源:CBC
日复一日,也因为遇到了好教练,她就这么“游”进了里约奥运会,此前的国际比赛经验,只是参加了一届世界青年游泳锦标赛。
 
从奥运赛场回到多伦多的佩妮,果真继续过她的中学生活,在校排球队打球,和朋友吃饭聊天。
 
她有着同龄人都有的青春期烦恼。
 
“嫌弃”自己的外表,个头怎么这么高大(1.86米)、双肩怎么练得这么宽?
 
“规划”自己的未来,她喜欢数学、化学,也喜欢诗歌、写歌词,大学学什么好?以后是当辩护律师,还是做室内设计师……
 
少年的烦恼,也落在了运动成绩上。
 
去里约时,没人在意她获得怎样的成绩,从里约归来,她突然发现,外界对她有很多期望,希望她再创佳绩。
 
她开始患得患失,怕成绩不好、怕别人失望,越怕、个人成绩就越不好。
更没料到的是,17岁出头,她就受到了伤病困扰。
 
媒体上开始分析佩妮成绩不佳的原因,有的说佩妮因祖母过世太过悲伤;还有人说是因为她训练时因小事故得了脑震荡。
 
佩妮很坦然地对记者说:“这是大家替我找借口,事实上,我现在就是状态不佳。”
 
图源:Instagram
也曾无助落泪,终于跟妈妈吐露心事。
 
妈妈的反应,让她吃惊:别练了,去玩吧。
 
于是,佩妮玩“消失”,不仅放弃参加泛美运动会,甚至干脆退出了游泳俱乐部、离开了教练,和姐姐去旅游、四处散心,并谢绝采访、减少社会活动。
 
图源:Instagram
与此同时,她继续修高中学分,因备战国际赛事耽误了课程进度,她不得不推迟了中学毕业的时间。
 
18岁的一天,“休息”了一段时间的佩妮,看着日历,突然意识到,两年后,就是东京奥运会了,她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去参加比赛。
 
于是,她回到教练身边,要继续练。
 
教练早就对佩妮的这种状态起伏有心理准备,所以,她离开时,他不惊讶;她归来时,他能坦然处之。
”这是运动员生涯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她能东山再起。“
 
没关系,慢慢来。
 
佩妮回到了泳池,继续一周六天、一天两次的训练。
 
图源:Instagram
 
谁知道,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秩序。
 
2020年疫情初起、情况扑簌迷离,为了保护运动员的安全,加拿大第一个站出来宣布,不参加当年举办的奥运会。
 
后来,国际奥委会打破常规,将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举办。
 
佩妮原本计划用一年时间备战奥运,之后进大学深造,这个计划也泡了汤。
 
也是因为疫情,多伦多的运动场馆一度闭门谢客,作为游泳运动员的佩妮,居然有几个月的时间,没有进过游泳池。
 
场馆开放后,运动员们仍然要遵守各种防疫限制,训练密度和时间都大打折扣。
 
佩妮的父母却说,佩妮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干劲十足、动力十足。
 
“34岁的美国游泳运动员瑞安·洛赫特(Ryan Lochte)还在比赛,我相信,我也能像他一样,一直游到34岁,只要我对这项运动一直有一份爱。”
 
佩妮今年21岁,只要心里还有火,精彩还会继续。
 
图源:Instagram
 
而最精彩的,绝不只是运动赛场上闪亮的奖牌,更是人生竞技场上体现的勇气、韧性和力量。
愿你眼睛里总是闪着光,愿你心里总有跳动的火。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Sportsnet、CBC, Rowing Canada Org,Olympic.ca, etc
首页图源:https://www.archyde.com/
作者:摩羯座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头条
微信ID:torontonew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人物 | 错失奥运奖牌的她,霸气喊话“别为我抱憾”,这底气是哪儿来的?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