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Requiti

鲑鱼洄游 | 一场向死而生的旅程正拉开大幕

大头妹 发布日期 2周前

见证鲑鱼奔跑的盛景

这个周末,小编我干了两件赶时髦,追热点的大事儿!宅家,追了部最近大火的韩剧《鱿鱼游戏》;出游,看了场多伦多秋季狂欢的开场秀“鲑鱼洄游”。

 霍普小镇一日游

周六阳光明媚,小编一家与好友相约,一同去往据说是多伦多鲑鱼洄游最热门的观赏点之一——霍普港(Hope port )。

从多伦多出发沿 401E 公路行驶,一个半小时左右便可抵达。霍普港是个历史悠久的滨湖名镇,保存了最完整的 19 世纪英式街景,有 300 栋建筑被指定为文化遗产,小镇的中心广场上竖立着的城市雕像,铺着刻有捐赠者名字的地砖,黑桃心型的铁艺靠椅,草地上的半圆凹形舞台,无不彰显着小镇的娴静与精致。

 

 

图源:自摄

今年虽然不限制观鱼,但主街道上仍有好多店铺没营业,不过游客也相对少一些。拍拍照,慢慢走,小镇风光尽收眼底。

 

图源:自摄

在城市广场边上就有一条溪流,是途径霍普港的 The Ganaraska River,由于河水较浅,清澈见底,完全可以下到岸边的岩石上,近距离观看鲑鱼们在激流中拾阶而上,逆水搏击,跳跃前行,为它们加油,为它们喝彩。

 

图源:自摄


图源:自摄

从这里开始,步行陪着鲑鱼们一起向上,打怪升级,到达最后的大 Boss 关卡—— Corbett”s Dam 水坝鱼梯(Fish ladder)。在此,鱼跃龙门,成,繁衍后代;败,粉身碎骨。

 

图源:自摄

水坝下有大量的鱼群聚集盘旋,是整条水域里最能感受到鲑鱼洄游的壮观景象,它们稍作休整,蓄势待发,不时的就会有英勇者向水坝发起最后的冲击。有些体力与脑力双高的鲑鱼,会成功地跃进左侧的鱼道,到达最后的终点。有些体力不错,但脑力跟不太上的鲑鱼,一遍遍地跟超高水坝较劲,以一场场飞鱼秀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图源:自摄

  一场向死而生的旅程

安省的鲑鱼,源自大西洋。秋天,它们沿着曾经出海的路线逆向前进,经过长长的圣劳伦斯河,千里迢迢来到安大略湖,随后又游向四面八方的溪河湖泊,最终回到它们的破卵出生地。

每一对雌鱼和雄鱼能够产下大约 4,000 个左右的鱼卵;经过一冬天的飞鸟啄食或别的鱼类吞食或别的原因损耗,来年春天约有 800 条小鱼被孵化出世;幼鱼顺河流而下,进入湖里,一年后大约有 200 条能够顺流而下从淡水区进入大海。

 

它们经历无数艰险,长成大约三公斤左右的成熟鲑鱼;四年后的秋天,只有 10 条能最终离开海洋,一路向北,逆流而上;一旦进入淡水,它们就开始停止进食,只利用体内储存的脂肪作为能量来源,而洄游的行程要长达十几,二十几天,最后只有 2 条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家的漫漫旅程中完成生命的轮回。

 

图源:加拿大政府官网

鲑鱼洄游,是一段绽放着最灿烂和最悲壮的火花之旅。它们在喂饱所有猎食者后,才有机会繁衍后代。第一批有资格打头阵的都是成年并且身体健壮的雄鱼,但它们的任务并不是繁衍后代,而是用自己的身体去喂饱洄游之路上的那些猎食者,只有这样,后续而来的鱼群才有机会冲到它们出生的产卵场,完成延续种族的使命。这注定是一场充满杀戮的旅程。

 

图源:timescolonist

面对汹涌的急流,前方是更纯净的淡水,体内是燃烧的希望,每一次跳跃,都是它们一生的荣耀,只有最强壮的鲑鱼,才能征服激流,跳过水浪,而更多的伙伴,则会被批斗盖脸地砸回来,摔在棱角锐利的石头上。

 

每次的洄游都会使它们遍体鳞伤,即便是闯过层层险阻,胜利到达最终产卵的河滩,也是损失了一半以上的鱼鳞,更多是倒在了着最后的旅途中。但令人感动的是,在身体最终僵硬之前,仍旧保持着冲向上游的方向

这是一项不可违背的使命,这是一次道阻且长的成长,这是趟以生命为代价的旅程,这是一段如史诗般的故事。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在于延续生命。鲑鱼,也是“归于”。

  那个被称之为“龙门”的水坝

霍普港之所以荣登大多周边鲑鱼洄游的最引人入胜的观赏点宝座,完全是得益于鲑鱼们最后的那“龙门一跃”。

图源:自摄

 

然而,站在水坝上俯视“鱼跃龙门”盛况的我们,却像极了《鱿鱼游戏》里那些坐在屏幕前,听着《Fly Me To The Moon》的慵懒旋律,看戏的 VIP 大佬们。

 

图源:《鱿鱼游戏》

 

观鲑鱼洄游,于我们是对自己生命的一次洗礼,无人不感慨鲑鱼们一生的执着与壮烈。我们在欢呼,在感慨的同时,又会不会想到,我们人类在它们这一生中有扮演了何种角色呢?

河流上建设的水坝、水闸、船闸和堰坝等建筑,为人类生活带来了不少的便利。但是也成为了鱼类洄游的首要障碍物,对于洄游鱼类生存和繁殖造成重大威胁。

还好,我们一直在反思,在补救。近 20 多年来,美加和欧洲都为了帮助洄游性鱼类能在人工的水利环境或屏障中生存,人为地修建了“鱼道(鱼梯)”设施。

 

图源:wikimedia
 

2011 年夏末,美国华盛顿州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启动了该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水坝拆除行动,其目的在于拯救那里日渐濒危的鲑鱼,为鲑鱼“让路”。更是于 2018 年拆除了 82 座水坝。

在欧洲,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已经清除了近 5,000 个影响河流连通性的障碍物。已经废弃、效益不佳或是对生态破坏严重的涉水工程,一般应顺势拆除。

4 月 21 日“世界鱼类洄游日”,由世界鱼类洄游基金会倡议,是呼吁人们关注洄游鱼通道恢复的日子,也是向自由流淌的河流表达敬意的日子。

  慷慨的鲑鱼也在面临着生存危机

对于美加的原住民而言,鲑鱼至关重要。它是食物,也是社交和仪式。鲑鱼象征着不要贪多,传统原住民祖先的捕鱼方法本身就是可持续的。对于一些原住民而言,把鲑鱼骨头放回水中的仪式有着重要意义,与自身的历史、文化存在着精神联系。加拿大的第一民族仍在努力夺回捕鱼权。

鲑鱼在它的整个生命周期。是食物链中一个关键物种,它支撑着近 130 多种动植物。

熊需要从鲑鱼身上获取营养才能健康成长、繁衍生息。每头熊每天能吃掉 30 条鲑鱼;反过来,森林最终会吸收熊留下的残羹冷炙,获得养分。

 

图源:BBC ONE

濒临灭绝的虎鲸也以鲑鱼为食。每条虎鲸每天大约能吃掉 25 公斤的帝王鲑,这也是观鲸者最爱看到的画面。但现在,帝王鲑如此稀少,虎鲸不得不用更多时间去开阔的海洋中捕食,也意味着科学家和观鲸者想再见它们的几率大大降低。

 

在开阔的海洋中游过几千公里后,当它们回到家乡的淡水环境中产卵时,也带来了积攒了半生的、所有的海洋营养物质。

 

 

 

在如今的加拿大,另一个鲑鱼洄游圣地 BC省,这一伟大的生命循环正面临一场危机。

太平洋鲑鱼基金会表示:全球范围内,2020 年太平洋鲑鱼的捕获量已经跌至近 40 年来最低水平。

曾经,当地餐厅菜单和纪念品店里随处可见的鲑鱼,如今是自然资源主义者口中大力呼吁保护的对象。

 

今年夏天,加拿大关闭了 60% 的商业太平洋鲑鱼养殖场;此外,回购捕捞许可证,永久地减少了野生鲑鱼的允许捕捞量。

这也是我们带孩子去观鱼的初衷吧,感叹鲑鱼的生命奇旅,也激起孩子对自然的敬畏与责任吧。


鲑鱼是很顽强的物种,正如生物学家 Brett Favaro 所说:鲑鱼一次又一次证明,只要条件合适,它们就会恢复。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大头妹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头条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加拿大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声音,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鲑鱼洄游 | 一场向死而生的旅程正拉开大幕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