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Requiti

热议 | 美国万人大游行抗议“心跳法”,我的身体我到底能不能做主?

条姐 发布日期 2周前

是女性的权利,还是道德的拷问?

每年 10 月,是加拿大的女性历史月,这个月份是收获的季节,也是用来纪念加拿大的女性们做出的贡献。

 

图源:Canada.ca

2021 年的主题是女性正在创造历史。尤其是在疫情和“真相与和解”的背景下,女性们的做出的贡献让这个国家更美好。

但就在今天,加拿大统计局也发出了一则数据,在去年新冠疫情期间,加拿大 2020 年全国有 358,604 名婴儿出生,出生率降至 15 年来的最低点。

新冠并不是导致下降的唯一因素。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专门研究老龄化和人口统计的副教授 Mary-Ann Murphy说:“这是一个持续的下降趋势,而且在美国和澳洲等国家也是如此。”

 

加拿大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指出,美国在 2019 年至 2020 年间的出生率下降了 4%,英国和法国也分别下降 3.9%和 2%。

 

在过去的五年,加拿大的出生人数一直在稳步下降。Murphy 说,疫情令年轻夫妇更关心失业、财务和维持生计的问题。她又说,很多年轻学生表示,毕业后希望争取事业上的成就。正因为如此,有许多女性将生育年龄推迟,导致 30 岁出头才怀第一胎。

 

与此同时,传统夫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倾向于不生孩子。截至 2016 年,只有 51% 的夫妇有孩子,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数字。

 

根据倡导组织“工作中的妈妈”(Moms at Work)的创始人 Allison Venditti 的说法,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系统性社会问题,例如男女薪酬差距,迫使许多有孩子或计划生育的妇女离开职场。多项研究、报告和调查指出,在疫情期间,女性尤其是职业母亲,在职场都遇到了不少困难。

 

2020 年 9 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加拿大三分之一的职业母亲曾考虑过辞职,而麦肯锡公司 2021 年 1 月的一项研究发现,职业母亲担心自己的工作表现受到评判的可能性,是职业父亲的两倍多。

而且,联合国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可能导致性别平等领域过去25年来取得的成绩一夜之间被抹去,男女平权运动倒退四分之一个世纪。显然,女性在疫情期间承担了更多家务负担,而这又影响到她们的职业发展和教育机会。

 

  美国”心跳法“遭万人示威

联合国妇女署指出,对世界上大多数妇女和女童来说,性别平等方面真正的变革极其缓慢,有些领域甚至出现倒退风险。

比如说:堕胎。

西方社会是以宗教的价值观为背景构建的,基督教在西元 629 年就提出堕胎等同杀人。天主教坚决反对堕胎行为,伊斯兰教认为灵魂入体是在第40天,佛教认为只要神识一投胎就算有生命了。

生命到底开始于母亲子宫的胚胎?还是当婴儿从母亲体内分娩出来才算?受西方宗教价值观的影响,很多人认为胚胎就是生命的起点,这就导致了在西方社会,堕胎成为备受争议的一种行为。

 

在很多欧美国家,尤其是是爱尔兰、瑞士、墨西哥等虔诚的宗教国家都明确禁止堕胎。

但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能够自由选择堕胎意味着女性拥有对身体的自主选择权和男女平等的权利。

在 10 月 2 日,成千上万妇女在美国最高法院、得克萨斯州议会大厦外和美国各地城市游行,抗议多州对堕胎的限制,抗议活动多达 660 场。

 

图源:AP
到底是什么引发了如此多女性的愤怒呢,大家想必都有所耳闻,示威活动主要是由得克萨斯州的一项法律引发,德克萨斯心跳法案(heartbeat bill)禁止在已检测到胎儿心脏活动后进行堕胎,而这通常是在六周左右。
这个时间是在大多数妇女得知自己怀孕之前,且比现有所有实施堕胎案例的85% 至 90% 都早。这项措施于 9 月 1 日生效,是美国国内限制性最强的一项地方措施。
图源:IPPF

 

这个“心跳法”的受人诟病之处一是 6 周的时间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太容易错过,二是该法律依靠普通公民来推动执行,就连遭到强奸或乱伦没有例外。如果公民成功起诉任何帮助提供“非法堕胎”的人,他们将获得至少 1 万美元的奖励。
华盛顿的抗议者则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一次重新开庭前两天游行。在这次开庭中,大法官们将审议密西西比州的一个案件,该案件可能使他们推翻 1973 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伊诉韦德案”中确立的堕胎权。
近年,美国数州相继通过类似法律,但因违反最高法院1973年在“罗诉韦德案”(Roe vs. Wade)创下的重要案例,并未成功实施。最高法院当年裁定,在胎儿能于子宫外存活之前,女性的堕胎权都应受保障,时间约在孕期22周。
 
图/美联社
美国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目前以保守派居多,上月驳回民权团体和人工流产从业者的请求,支持女性拥有堕胎选择权的美国人担心,如果有机会,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们会选择推翻全国性的堕胎权。
如果法院推翻这一先例,堕胎权将不再受到宪法的保护,使各州可以自由禁止、限制或允许堕胎。
 
在崇尚自由的美国,女性们正在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墨西哥堕胎法松动

在美国得州心跳法通过的同时,9月初,墨西哥最高法院一致裁定,惩罚堕胎是违宪的,这是女性健康和人权倡导者的重大胜利,正如美国部分地区颁布更严厉的法律反对堕胎行为一样。
 
这个世界第二大罗马天主教国家的决定意味着法院不能再起诉堕胎案件,

这是继今年早些时候阿根廷历史性地将堕胎权合法化之后做出的,这一裁决是所有女性的“分水岭时刻”,尤其是对那些最脆弱的女性。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女性解放运动走上墨西哥街头,呼吁改变现状,包括在墨西哥大部分地区废除反堕胎法。
 
妇女们头戴绿色大手帕,象征着支持堕胎的运动,她们欢呼“堕胎不再是犯罪!”
墨西哥拥有约1亿天主教徒,是仅次于巴西的最大的天主教国家,天主教会反对一切形式的堕胎手术。
 

 

放松堕胎限制是墨西哥一波逐步自由化浪潮的高潮,这波浪潮虽然规模不大,但正在不断壮大。
 

 

 
墨西哥的32个州几乎都明令禁止堕胎,只有少数州例外,例如强奸、胎儿畸形或对母亲健康的风险。2007年,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妇女在怀孕前12周内以任何理由终止妊娠。自2019年以来,其他三个州也纷纷效仿。

 

加拿大“口头”支持堕胎

就目前情况来看,加拿大没有关于堕胎的法律,堕胎在怀孕的所有阶段都是合法的,但实际上由各省决定人们在哪里可以堕胎,以及哪些服务可以免于通过省级保健计划获得公共资助。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一向以女权主义者自居,他的内阁也创纪录的在人数上实现了男女平等,在此次大选期间,特鲁多依然重申,他的一贯立场都是支持女性的自由选择权。
(加拿大反堕胎游行)
1969年,加拿大就通过了堕胎合法化的法律。对于危害女性健康的孕育案例,只要诉求合理,便可以在政府指定的诊所进行堕胎手术。
 
然而,在加拿大每年 5 月 12 日,都会举行反堕胎的示威活动。很多为女性提供堕胎手术的医生被袭击,诊所被炸毁。
图源:CBC
(图片:1992 年被炸毁的多伦多Morgentaler诊所)图源:CBC
 
多伦多 Morgentaler 诊所的主治医师 Henry Morgentaler,就是位坚决为妇女提供堕胎医疗服务的支持者,他的诊所就曾经在 2002 年被反对者炸毁。
 
而据了解,很多省份对于堕胎服务依然是采取消极抵抗的态度,比如在爱德华王子岛,很难找到一家愿意提供医疗服务的诊所。

加拿大性健康与权利行动组织的健康促进主任 Frederique Chabot 指出,虽然堕胎是合法的,但许多加拿大人无法获得堕胎服务。

 

加拿大各地还运作的所谓“危机妊娠中心”(crisis pregnancy centre)网络

,这些网站竟然拒绝为病人提供堕胎咨询,甚至经常提供有关堕胎的错误信息,以劝阻人们不要堕胎。

 

图源:Creative Loafing Charlotte

说好的支持女性自主权,就是这样吗?
The Iola Register

1908 年,15,000 多名女性在美国纽约集会游行,抗议资本家雇主盘剥女工,要求缩短工时、提高工资,争取女性选举投票权,那场集会就是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开端。

而今天,上万名女性继续走上街头,抗议的竟然是无法为自己的身体做主,这是前进,还是倒退呢?

图/法新社
女性是否有权利选择堕胎,到底应该有谁来决定,也许这是女性选择权里因为涉及宗教和道德问题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但绝不是唯一一块。
直到今天,纵使女性地位大幅提升,对于女性的限制、压制和审判依然无处不在。
 
联合国妇女署在新冠对女性的影响报告中称:“我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性别平等的那一天,我们中许多人的孩子们也一样。”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CTV, CBC, CP24, Macleans.ca

作者:条姐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头条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加拿大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声音,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热议 | 美国万人大游行抗议“心跳法”,我的身体我到底能不能做主?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