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扒旧案 | 为什么没人搭救那个落入魔窟的女孩?太绝望!

月明 发布日期 2个月前
这条法案背后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
提起  CAS ( Children’s Aid Society ),加拿大华人并不陌生,坊间关于 CAS 不由分说就将孩子带走的传说,令很多父母胆颤心惊。
 
但这却是一个相反的故事——多伦多几个功能重叠的儿童福利组织,接到过多次可疑报告,却始终没有伸手搭救,导致一个 7 岁的女孩被残忍殴打致死。

生母想让她在更好的环境中成长

Katelynn Sampson 曾经健壮、爱笑、有一头浓密的棕色头发、跟其她小女孩一样做着公主梦。

 

Katelynn 和其生母 Bernice Sampson
图源:Toronto Star
她的生母  Bernice Sampson 一直在拼尽全力与毒瘾抗争,无暇好好照看 Katelynn 。她希望女儿能在一个更好的环境中成长,于是想把 Katelynn 寄养到朋友 Donna Irving 家中。
 
Sampson 后来告诉警察:之所以选择 Irving,是因为她自己有 4 个孩子,想来是个好母亲吧;而 Irving 也欣然同意。
 
2008 年 6 月,法官正式将 Katelynn 的监护权判给了 Donna Irving 和她的同居男友  Warren Johnson 。

图源:CBC

如果法官能稍微动动手指查一下这两个人的背景,肯定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判决。这两个人都无业:Irving 吸毒、卖淫、有暴力史,她自己的两个孩子都被儿童保护机构带走了;Johnson 吸毒、酗酒、有暴力史——可以说他俩案底丰富,都百分百不具备监护人资格
 
当然,也许这时候已经为时过晚,因为 Sampson 在 2008 年元月以后,就已经与 Irving 私下达成协议,将女儿送到她家去了。
 
自那时起,Sampson 就没有再见过女儿,因为 Irving 告诉她, Katelynn 不想见她。 Sampson 一直内疚自己不是个好母亲,所以对这个谎言没有一丝怀疑。

图源:Toronto Star

Katelynn 被虐打致死

 

2008 年 8 月 3 日凌晨,Irving 抽泣着致电  911 ,说自己 7 岁的女儿“吃鸡汤和面包时噎著了,没法呼吸”。当 911 接线员想指导她给女孩做 CPR  时,她却表示“女儿已经死了”。这时离 Irving 拿到合法监护权才两个月。

 

当急救人员赶到现场,立刻就知道这不是意外,而是谋杀—— Katelynn 已经死去了一段时间,头发被剃光;尸体上布满伤痕,一处比一处更触目惊心;她的双唇已被牙齿咬透;一根手指也露出了骨头。

 

警方赶到后,在这个小公寓的每个房间内都发现了 Katelynn 的血迹;在一张纸上,有句话 Katelynn 重复写了 62 遍:“我是个糟糕透顶的女孩,这就是为什么没人想要我。”

图源:Toronto Star

法医鉴定发现:Katelynn 体重过轻;8 根肋骨被打断;她的肝脏因遭受严重殴打而脱离原位,掉入盆腔——法医说,这种情况以前只在严重车祸遇难者身上见过——这些字看着都令人痛楚。 Katelynn 死于多脏器损伤引起的败血症休克。

 

从伤口的时间来看,Katelynn 至少已被殴打了数月,也就是说,自从到了寄养家庭,她一直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虐待。

她曾有数次机会逃出魔窟

后来的调查发现,Katelynn 的学校,以及多伦多的几个儿童福利组织,在Katelynn 去世前的几个月内,都发现过她的寄养家庭有问题。如果这其中有一个人真正去寄养家庭看这个女孩一眼,Katelynn 就有可能获救。可惜令人绝望的是,并没有人去看她。

在 Katelynn 的生母与 Irving 达成私下协议,将孩子送到她家后,学校曾在2008 年 2 月打电话给多伦多 CAS(Children”sAid Society of Toronto ),询问到底应该由谁接 Katelynn ?

图源:Ontario Association of Children’s Aid Societies
CAS 工作人员 Jivraj 接到电话后,经调查发现:Irving 自己有两个孩子被儿童保护机构带走;而其同居男友 Johnson 曾因性虐待被指控,因殴打被定罪。Jivraj 随后在报告中指出“孩子可能会有风险”。
 
但因为养母 Irving 有原住民血统,该报告被转到了原住民儿童和家庭服务部(Native Child and Family Services)。可是这个机构大概是把记录丢失了,从没对这个案子开启调查。
 
同时,另一个姊妹机构多伦多天主教 CAS (the Catholic Children’s Aid Society)也接到 Irving 邻居的电话,说这对同居夫妻都吸毒,不适合养孩子。于是天主教 CAS 把这份投诉传真给了多伦多 CAS 的 Jivraj ,可是 Jivraj 表示他从没收到过这份传真。

图源:National Post

之后, Katelynn 的学校又曾 3 次致电 CAS ,至少一次是报告她身上有伤;而其养母 Irving 自己也曾给 CAS 打电话说不想照顾 Katelynn 了,但这些电话均被转给了原住民儿童和家庭服务部。

 

该服务部的工作人员曾在几周后致电 Irving 询问,但是可能因为 Irving 想继续领儿童补助金,她又反悔了。她谎称女孩已经回去跟生母住了,于是该服务部就没有跟进调查。

 

图源:Toronto.com

短短几个月,名字相似、功能也重叠的三个机构之间,信息通过电话和传真转来转去,我写起来都觉得有点眩晕恶心,可是自始至终,这几个机构都在接收“二手信息”,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同小女孩本人,以及她的生母面谈过。另外转介信息后,也没人跟进确认过。

 

在 Katelynn 去世前,连续 37 天没到校上课。养母不是说她生病了,就是说她骑自行车摔伤了。Katelynn 的学校与她寄养家庭的公寓楼之间仅隔着一条马路,步行不到一分钟。但是学校里并没有任何人想到花一分钟走过去,亲眼证实一下。

 
图源:CBC

Katelynn 就像掉进了一个狭窄的裂缝里,不断有人从裂缝上迈过去,却没有人看到她,没有人伸出手拉她一把。

 

 恶魔养父母被判刑

Donna Irving  和 Warren Johnson 于 2012 年对二级谋杀认罪,并被判处终身监禁,15 年内不得假释。

 

为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2015 年 9 月,法庭开始对 Katelynn 之死展开调查。

 

图源:CTV

 

Katelynn 生前,没有人倾听她的声音,没有人关心她的种族背景,因而在陪审团提出的 173 条建议中,第一条就是:当儿童通过儿童福利、司法和/或教育系统接受服务时,他们必须处于中心位置。服务者必须见到孩子,必须听到孩子的声音,必须尊重孩子的种族和语言等等。

 

这一建议被称为 “ Katelynn 法案“(Katelynn’s Principle)。2018 年,Katelynn 法案被纳入安省的儿童、青年和家庭服务法案,正式成为安省法律。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ola.org/bill 57, CTV, CP24, toronto star, Global news,  CBC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头条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加拿大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声音,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扒旧案 | 为什么没人搭救那个落入魔窟的女孩?太绝望!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