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扒旧案 | 20处刀伤还是自杀?死者父母不服气,怒告法医!

摩羯座 发布日期 1个月前
她因为订婚而“欣喜若狂”,怎会在婚礼前自杀?
 
她身上共有 20 处刀伤,警察来到现场时,一把锯齿刀还刺在她的胸膛里。然而,警察和法医最终宣布她是自杀。这时,离她给亲朋好友发出婚礼请柬后仅 4 天。
 
她的父母从来就不相信这个结论,他们找到最知名的专家,搜集证据,起诉法医办公室,只为寻求真相。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未婚夫发现她的尸体

2011 年 1 月 26 日,费城下起了暴风雪。学校提早放学,小学老师 Ellen Greenberg 也提早回到了与未婚夫 Samuel Goldberg 合租的公寓里。

 

这对情侣在六楼的小家里一起待到下午 4 点 45 分左右,Goldberg 离开去了大楼的健身房。他告诉警方,大约 45 分钟后,他回来用钥匙开门,却发现公寓门内侧的摇杆锁扣上了,他进不去。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敲门没有回应,所以 Goldberg 试图用手机联系 Ellen 。根据警方的报告,他在 22 分钟内发了以下信息——“嗨”;“开门”;“你在干什么?”;“我生气了”;“你最好有借口”;“他妈的”;“你想不到( You have no idea )”  。

 

Goldberg 说他之后下楼去请保安把门砸开,但保安表示这违反规定。于是他在一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返回,自己强行打开了门,发现 Ellen 浑身是血,便立刻拨打了 911,当时是下午 6 点 33 分。(楼道里无监控,但按警方说法,确实有该名“工作人员”。)

 

27 岁的 Ellen 于 6 点 40 分在现场被警察宣布死亡。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在公寓内,警方没有发现外人入侵或 Ellen 试图逃跑的迹象。当天除了Goldberg 的敲门声,邻居们没有听到别的声音;这对情侣的六楼单元有一个狭窄的阳台,阳台和楼下地面的新鲜积雪上没留下任何印记。

 

Ellen 的身体半坐着靠在厨柜上,手和胳膊上没有任何试图抵抗持刀人袭击时,可能会出现的防御性伤口。经检测,凶器上只有 Ellen 的指纹和 DNA。

 

那天晚上,Ellen 的死被警察认定为自杀。

自杀变他杀

 

Ellen 去世后的第二天,费城助理法医 Marlon Osbourne 在尸检中发现她身上有 20 处刀伤——胸部 4 英寸深的伤口是最后一次刺伤,一把锯齿刀还留在里面,这把刀跟她家厨房刀架上的其它刀具是一套。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Ellen 的后脑头皮上和脖子后面有十多处伤口——从浅划痕到 3 英寸深;她的右臂、腹部和右腿上有 11 处“处于不同消退阶段”的瘀伤。

 

Osbourne 当时给出的尸检结果是:他杀。

 

Ellen 的父母, Josh 和 Sandra Greenberg ,在为女儿准备葬礼的时候,从新闻报道中得知了这个结果。

 

然后 Josh 在葬礼中对哀悼者说:“你可能听说 Ellen 自杀了,但她的死被鉴定为他杀。”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他杀又变自杀

尸检报告出来后,费城凶案组开始调查 Ellen 生前她和她的未婚夫的行踪,公寓楼的监控录像等,结果发现她可能有“精神问题”。
 
Ellen 去世前一个多月,她的父母和好朋友都发现,她不再是从前那个“最快乐的人,而是变得“充满焦虑”。
 
可是当他们问她为什么,Ellen 要么含糊地说工作压力大,要么就长时间沉默——她不想谈论这件事。
 
Ellen 还曾想搬回父母家住,不想再跟 Goldberg 合租了。考虑到她同年 8 月即将结婚,她父母认为这很奇怪,但 Ellen 向他们保证,这与她的未婚夫无关。

Ellen 展示她的婚戒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之后 Ellen 去看了精神科医生。该医生告诉调查人员,Ellen 否认未婚夫对她有任何口头或身体上的虐待,也否认有过自杀的念头。医生将 Ellen 描述为“严重焦虑”,并给她开了抗焦虑药和安眠药。两个药物都将“自杀念头和行为”列为可能的副作用,它们是在 Ellen 体内检测出的唯一药物。

凶案组的警长和警察们认为所有信息都指向 Ellen 是自杀:她很焦虑;她在一间锁住门的公寓里,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刀上没有其他人的 DNA。警察们认为,她身上的浅伤是刺向自己时“试探或犹豫”造成的。

 

3 月 7 日,法医办公室改变了立场,将 Ellen 的死亡方式改为自杀,站在了警方那边。

图源:

The Washington Post

Ellen 的父母非常震惊,一是因为法医竟然这么随意就更改尸检结果,二是因为他们又是通过媒体才得知这一消息。
 

 

寻找真相

 
Greenbergs 夫妇不相信女儿会自杀,强忍悲痛和愤怒,他们决定自己去寻找真相。他们从法医办公室购买了 Ellen 的尸检报告、照片、现场调查报告和照片等,并把这些材料寄给了著名的法医病理学家 Cyril H. Wecht 。
 
Wecht 研究了刺伤的数量和位置,尤其是脖子后面的刺伤,说:“我真不明白他们怎么能把这写成自杀?” Wecht 于 2012 年 1 月给出报告称其“严重怀疑他杀”。
 
为了获取警方案件档案,Greenbergs 夫妇还聘请了一位以与警察对抗而闻名的私人律师。之后,又有几位退休的军人、警察、医学专家等加入他们的团队,有些是作为志愿者免费工作。

前州检察长 Walte rCohen (左) 和前州警 Tom Brennan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该团队指出了很多疑点: Ellen 身上没有防御性伤口并不一定支持自杀,如果她遭受了闪电式攻击,则跟本无法反抗;另外,Ellen 脑后有一个大伤口,可能使她当时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现场照片显示,一股干血流从鼻子的一侧流向左耳,但当 Ellen 被发现时,上半身是直立的,这说明她被人动过;她身上所有刺伤都隔着衣服,这在自杀中非常少见;刺刀最后还留在 Ellen 的身体里面,这是在自杀中从未见过情形。

 

另外,Ellen 当天在回家途中给油箱加满了油;她家厨房柜台上有一份新鲜切好的水果沙拉;她没有给家人留下只言片语——这像打算自杀的人吗?

 

至于摇杆锁,在门外也可以锁住的,这个小把戏网上就可以找到教程好嘛?!

 

图源:Philadelphia inquirer

 

Ellen 的父亲常常感到疑惑:“警方说 Ellen 在谷歌上搜索了“无痛自杀”和“快速自杀”(他们说这是自杀的证据)。可她被刺了 20 刀,我这边的专家认为这正说明了是他杀!这又怎么说?”

 

 

  赢得了审判的权力

 

2019 年,Greenberg 夫妇对费城法医办公室提起诉讼。

 

今年 1 月,代表其家人的律师 Joe Podraza 透露:他的团队已经有了新证据,证明 Ellen 不可能刺自己 20 刀。Podraza 已将这些新证据发送了给宾夕法尼亚州总检察长办公室,敦促尽快重新审理此案。

 

“Greenberg 夫妇为寻求正义而遭受了十年的痛苦,我希望尽快结案。” Podraza 说。

 

图源:CBS Philly

费城方面在 8 月份的一份回应中写道:“即便法医的结论是自杀,如果检察机关确信 Ellen Greenberg 被谋杀,那么谋杀没有诉讼时效,他们仍然可以追查。”

 

上周,法官发布了一项命令,同意就 Greenberg 夫妇 2019 年的诉讼进行非陪审团审判(non-jury trial)。虽然目前尚未确定日期,但十年艰辛,千百次的追问,总算有了回响。

 

但究竟谁是凶手、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恐怕仍然有一条追寻真相的漫漫长路。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CBS Philly , Philadelphia inquirer,  the Washington Post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扒旧案 | 20处刀伤还是自杀?死者父母不服气,怒告法医!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