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扒旧案 | 一个闹上最高法院的笑话:脱口秀冒犯的底线在哪里?

月明 发布日期 4周前

也许两座孤岛永远不能相接,却一定可以共存

笑话也可以很残忍、很伤人吗?你听说过那个嘲笑残疾男孩的喜剧演员吗?
 
他在脱口秀中讲完关于残疾男孩的笑话之后,半真半假地责备观众:“我不知道我在这个话题上能够走多远。有时我对自己说:你越界了!他们不会再笑了!但是我错了,你们依然笑得很开心。
 

 

图源:the post millennial

 

 

励志童星  Jérémy Gabriel

Jérémy Gabriel 出生时就患有 Treacher Collins 综合症,这是一种导致面部骨骼结构畸形和严重耳聋的遗传性疾病。六岁时,Gabriel 做手术植入了骨锚式助听器(他童年时期共接受过 23 次手术),这使他能够比较清晰地听到声音。他开始学习唱歌,并很快成名。

 

Gabriel 八岁时,就在蒙特利尔的大型体育比赛中演唱了国歌;九岁时,他曾与席琳·迪翁同台演出,并在罗马为教皇演唱过小夜曲;10 岁时,他出版了自传。

 

图源:macleans.ca

Gabriel 的成长经历确实感人又励志,再加上法语区的独特文化背景,他成了倍受魁北克人民喜爱的小童星。

 充满争议的喜剧演员Mike Ward

Mike Ward 是魁北克才华横溢的漫画家和喜剧演员,他尖锐的黑色幽默赢得过多个奖项;同时,他口无遮拦的脱口秀表演也一直充满了争议。Ward 在推特上自我介绍说:对 Apple 和 Spotify 来说,我是加拿大最成功的播客;对于首次在谷歌上搜索我的人来说,我是垃圾。

图源:Twitter

从 2010 年 9 月到 2013 年 3 月,Ward  举办了 200 多场名为 “Mike  Ward s”eXpose” 的现场脱口秀表演。

 

在表演中,除了种族和宗教等敏感问题外,他还专门嘲弄魁省名人中的所谓“神牛( sacred cows )”。太富有、太有权势、出名太快——都有可能是被他选中的原因。席琳·迪翁和她已故的丈夫都曾经做为“神牛”,被 Ward 粗暴地取笑过。

 

这档节目很受欢迎,还被制作成 DVD 出售,封面上的 Ward,嘴上打着一个红色的 X。

 

 

图源:IMDb

就是在这档节目中,Ward 讲了那段走向最高法院的笑话——他将当时正冉冉升起的残疾童星 Gabriel 称为“头戴低音炮的孩子”(暗示 Gabriel  的助听器);并说他本以为 Gabriel  身患绝症,在去世前为了实现梦想而歌唱,所以他批评了那些反对这个孩子唱歌的人,结果几年后他发现 Gabriel 还活着,很想淹死他;他还说  Gabriel  因患病而长相丑陋。

 

看上去很残忍并不好笑,对吗?但当时秀场里的观众一直在哈哈大笑。虽然连 Ward 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还是一连讲了 200 多场。

 

 

图源:acadienouvelle.com

 

 人权法庭的判决

2010 年,Gabriel 13 岁,由于明显的身体残疾,他在学校已经常常被同学取笑,而 Ward 的脱口秀又为这些欺凌加了柴,添了薪。

 

Gabriel 在采访中说,那段时间他没有一天能不在学校里听到这些 “笑话“:一个 40 岁的著名喜剧演员说他该死,觉得他被淹死在游泳池里很有趣,这对于一个中学生的打击堪比世界末日。

 

“我那时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坚强面对(这些事),我失去了信心和希望,曾试图自杀。” Gabriel 说, “这些笑话对我产生了持续数年的心理影响。”

图源:macleans.ca

2012 年,Gabriel 的家人向魁北克人权委员会提出投诉。

 

2016 年,仲裁庭裁定 Ward 的脱口秀侵犯了 Gabriel 的尊严和荣誉权,命令 Ward 向 Gabriel 支付共 35,000 加元的精神损害及惩罚性赔偿,并向他的母亲支付 7,000 加元。

 

 “Ward 写笑话时,并不关心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感受,” 该决定称, “希望Ward 记住他取笑 Gabriel 的后果。

 

Ward 不服,提出上诉。2019 年,魁北克上诉法院维持了原判,但收回了判给 Gabriel 母亲的赔偿金,因为她并不是受害者。上诉法院说:“喜剧演员和任何公民一样,要为他们的越界言论所造成的后果负责”

图源:educaloi.qc.ca

Ward 还是不服,再次上诉。这次他决定战斗到底,将关于“笑话”的争论带进了加拿大最高法院。他争辩说,他在舞台上嘲讽  Gabriel ,不是因为他残疾,而是因为他是公众人物。

  来自喜剧界的支持

魁北克和外地的许多喜剧演员都支持 Ward 。举世闻名的蒙特利尔喜剧节  Just For Laughs 几年前专门举办了一场节目,以帮助 Ward 支付法律费用。

 

这场官司走出了魁北克,引发了全加拿大关于政治正确、言论自由、审查制度和喜剧界甚至文化界“寒蝉效应”的大辩论。

 

Michael Lifshitz 也是一位加拿大喜剧演员,出生时患有多种先天性肌肉骨骼异常,他常常拿自己开玩笑,从而对人们进行残疾教育。当他看到关于此案的新闻后,叹息说:“我是不是应该起诉我自己?因为我的一些笑话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

 

图源:YouTube

Ward 表示他坚持上诉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年轻的、未来的喜剧演员,他认为“冒险”是喜剧艺术的基础。“喜剧不是犯罪。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舞台上该说哪些笑话不应该由法官来决定。”

 

Ward 打趣说,如果输掉了最后一轮,他将“搬到叙利亚、沙特阿拉伯或其他一些像加拿大一样尊重言论自由的国家”。

  最高法院的决定

2021 年 10 月 29 日,加拿大最高法院以 5 比 4 的比分裁定,Mike Ward 并未违反魁北克人权和自由宪章所保障的言论自由限制。法院认定 Jérémy Gabriel  被选为目标不是因为他的残疾,而是因为他的名气。

图源:CBC

Ward 赢了。至此,两个魁北克男人因为一个笑话打了近十年的官司,终于盖棺论定。

 

Ward 的辩护律师说他在胜诉后松了口气:“艺术自由、政治自由、新闻自由以及个人自由都危在旦夕!这是自由的胜利!” 他表示应该在全国范围内限制人权法庭的过度权力,否则一切都可能被视为歧视。本案的裁决让艺术家、表演者和所有加拿大人在未来表达自己时感到更安全。

 

而支持  Gabriel 的四位法官则表示:难道仅仅因为残疾儿童是名人,就失去了免受歧视的保护,以及免受公开羞辱和欺凌的权利?如果在学校里有人说那些话,我们会告诉他“这是欺凌”,那么这些话由喜剧演员说出口有什么不同吗?

 

 

图源:YouTube

 

有句时髦的话叫:有些事没有对错,只有立场不同。Ward 和 Gabriel 曾经都觉得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如果高院推翻了下级法院的裁决,这可能表明艺术家可以在这个国家发表任何言论,无论多么下流或具有歧视性;反之,这可能表明,那些因他人的话而遭受伤害的人可以随意诉讼索赔,即便那只是没有恶意的玩笑。
 

突然联想到因讲女性话题而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被骂得体无完肤、甚至被人举报到国家广电总局的杨笠多嘴说 | 《脱口秀大会》终落幕,而我依然意难平),她在最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上表现得小心翼翼,收起锋利的言语和犀利的观点,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讲真,她那些嘲讽男性的段子和 Ward 的比较,根本就不值一提!

 

读者朋友们,你们是否支持最高法院的裁定? 喜剧演员的笑话是否过界,应该由舆论来评判还是法官来决定?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macleans, BBC, CBC, CP24, Global News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扒旧案 | 一个闹上最高法院的笑话:脱口秀冒犯的底线在哪里?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