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扒旧案 | 史上最失败的恐怖袭击:想炸死加拿大总理,却搭上自己性命

月明 发布日期 3周前

学者们称他为“单人恐怖主义者”

1966 年 5月 13日,一名中年男子走进多伦多 Newmarket 的一家采矿用品商店,想购买一些炸药。年轻的店员问他买炸药做什么?会用吗?那人回答说他正“向北方勘探”,需要炸毁一些树桩;还说他曾在矿山工作过,知道怎么处理易爆品。

 

那时候买炸药并不需要背景调查,店员觉得男子的回答合情合理,便卖给他十根炸药、一些起爆帽和引信,并告诉他引信的燃烧速度为每分钟一英尺。男人离开后,店员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引信燃烧的速度比她告诉客户的快三分之一。她赶紧追出去,但男子已经不知所踪。

图源:Steve Hewitt:“Happy-Go-Lucky Fellow”:

Lone-Actor Terrorism,Masculinity, and the 1966 Bombing on Parliament Hill in Ottawa

 

议会大厅中的爆炸声

 

1966 年  5 月 18 日下午 2 点,在渥太华的议会大厦里将有一场重要辩论,因为进步保守党的党魁 John G. Diefenbaker  对当时 Lester B. Pearson  领导下的自由党少数政府提出了不信任动议。

 

那天下午,议会大厅 3 层的公众旁听席上挤满了前来观看的民众,包括 200 多名学生,他们围在四周,能居高临下地观看下议院在低层中央区辩论。

 

5 天前在 Newmarket 购买炸药的那个男子也来了。他身着大衣,在女士专区找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前排,并正对议长的宝座。下午 2 点 45 分,该男子仍穿着大衣,离开坐位,问守卫能不能帮他保留位子?被拒绝后,他快速向不远处的男洗手间走去。

 

 

图源:ottawa road trips

几分钟后,一声巨响打断了劳动部长的演讲,整个议会大厦似乎都被震动了。劳动部长停顿了几秒,发现再没有其它异常,他以为这是什么人的恶作剧,于是便继续讲话了。

 

又过了几分钟,浓烟渐渐从门窗中渗入议会厅,这显然不是什么恶作剧,而是出了大乱子了,下议院和观众席上开始混乱。Pearson 总理宣布说,“这似乎是一次爆炸,一名男子被杀。”众议院暂时休会。

 

几名做医生的议员赶到现场帮忙,等三楼男洗手间的浓烟好不容易散去后,他们才看到洗手间内一片狼藉,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右臂全被炸断,躯干和脸部也受了重创。议员 Philip Rynard 博士当场宣布了该男子死亡。

 

警察认为该男子是被自己携带的爆炸装置炸死的——没错,他正是在 Newmarket 买炸药的人。所幸除了他,并没有其他人员伤亡。

 

 

图源:Today in Ottawas History

 

  他的宣言

 

刚开始,警察以为这名男子在议会大厦自杀,是想引起关注。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男子的动机比这可怕得多——因为在他的上衣口袋中揣着一份题为“如果我是加拿大总统( If I was President of Canada )”的宣言。

在这份洋洋洒洒又语无伦次的宣言中,男子指责政府造成了人们离婚、分居和自杀;他将当时的总理 Pearson 和反对党党魁 Diefenbake 描述为“一对孩子,彼此嫉妒谁将获得最多的金钱和丑闻。”他说如果他是“总统”,会非常努力地整顿加拿大。

 

“我计划了整整一年,”他写道,“因为你们的腐朽,我要来渥太华投下炸弹并杀死尽可能多的议员。这可能会让我失去生命,但有人会从中受益……我还不给你们一个轰炸让你们清醒!”

 

在后来的调查中,警察证实这名男子是 45 岁的 Paul Joseph Chartier 。约两个月前,Chartier 曾写信给下议院议长,要求在议会厅发表演讲。此要求被拒绝后,他起草了上面那份“宣言”,并于 5 月 11 日邮寄了 23 页的初版给《埃德蒙顿日报( the Edmonton Journal )》。他还附上了一张便条,要求报纸“在需要的时候打印出来”。他随身携带的是副本。

图源:Ottawa Citizen

 

他的成长经历

1921 年,  Paul Joseph Chartier 出生在阿尔伯塔省的一个法裔加拿大天主教家庭。他的父亲拥有几家酒店,他的母亲终日忙碌于家务和照顾九个孩子,母亲形容 Chartier 是个爱唱歌的乐天派。但令家人不能理解的是,Chartier  似乎无法专注手头的生计,他总是不停地想换工作、换地方

 

完成九年级的学习后,15 岁的 Chartier 离开学校去农场干活。两年后,Chartier  换到一家矿业和冶炼公司工作,在这里,他学会了使用炸药。后来,他曾自愿加入加拿大皇家空军,并于 1945 年退伍。但在此期间,他从未离开加拿大真正参战。

 

图源:veterans.gc.ca

1951 他父亲帮助他买了一家酒店,他又搬回了阿尔伯塔。1952 年,31 岁的 Chartier 娶了一个比他小 14 岁的当地女人。

 

他的妻子描述他是“一个不想要家,不想要孩子,也不能只做一份工作的人”。这个女孩除了要跟着  Chartier 到处搬迁,还被他殴打虐待。不到两年,她就无法忍受,提出离婚。Chartier 直到 1961 年才同意离婚,这导致他卖掉了酒店,近乎破产。

 

在随后的数年里,Paul Chartier 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他开始奔波于加拿大和美国各地,经历了一系列的工作和创业失败,还曾多次触犯法律,被控“袭击”等。在 1962 年至 1966 年之间,他至少有 10 份不同的工作和 11 个地址,每次都因不服从指令或“不可靠”而很快被解雇。

 

Chartier 自恋地认为自己嗓音不错,曾想当歌星赚钱。在洛杉矶,他制作了一张包含三首歌的唱片,并将唱片发送给 Mike Douglas Show 和多伦多电视台,要求拿销售版税的 75% 。然而,电台的一位工作人员形容他是“浴室男中音”,根本没法靠此谋生。

 

1962 年,Chartier 用笔名写了一部自传,并花了几百美元在专业出版公司印刷了 1,000 本,这在当年是一笔巨款。按 Chartier 设想:如果一本售价  1.50 美元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把本钱赚回来。

 

图源:Steve Hewitt

这本书的题目很长,我不知道怎么翻译,读者们自己品——What You Should Know – Sex: A Biography of Paul Roberts Life on the Alaskan Highway while It Was Being Built 。题目下还写着“这个故事有助于缓解头晕、背痛和心理健康”。结果这部自传根本无人问津,这使 Chartier 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生活上的窘迫促使 Chartier 思考:自己已过不惑之年,妻子、票子,要啥啥没有;唱歌、写书,干嘛嘛不行——这是为啥呢?最后,他决定把这口黑锅扣在政客头上:都怪他们太腐败!

 

  他的行动计划

 

Chartier 声称他至少花了一年来计划“行动”。他先是进行了一些“告别仪式”:1965 年,他从四个不同的多伦多地址给加利福尼亚的前女友寄了几封信,还多次拜访哥哥们。

 

之后,他在 1966 年 3 月去了渥太华一趟,住在国会山附近的 St. Louis 酒店,显然是在执行侦察任务。

 

1966 年 4 月上旬,Chartier 最后一次去看望了定居美国的一个哥哥。哥哥觉得这次拜访出人意料,并注意到弟弟情绪有些不对头,还以为他吸毒了。

 

之后,Chartier 返回多伦多,在 Major St  271 号租了一间房。在这间房里,他先是写信要求在议会厅发言,被拒后,他似乎下定了决心,不但起草了那份”宣言”,还出去买了组装炸弹的装备。

 

图源:Steve Hewitt

5 月 17 日凌晨,Chartier 带着五根炸药、雷管和几段引信,乘坐巴士前往渥太华。其余炸药,包括两枚自制的小型炸弹被他留在了出租屋里,后来被多伦多警方发现。

 

这次他还是住在侦察时住过的 St. Louis 酒店。在这里,他组装了炸弹,包括用一些“螺母和螺钉”组成的弹片包装它,并将其装入铜管中,这些操作显然是为了造成尽可能多的伤亡。

 

最后,他在酒店的纸张上修改了他“宣言”的最终版本,计算了引信的燃烧时间,并研究了下议院的座位安排。

 

然而,不单单是因为 Newmarket 的店员说错了信息,Chartier 还在计算时犯了一个数学错误,最终导致他在议会大厦 3 层的洗手间内,点燃引信后,还没走出门,炸弹就爆炸了。专家称,这枚炸弹的威力之大,能够造成 20 到 40 人的死伤。

图源: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他的动机

Chartier 曾两次因头疼去多伦多总医院看诊。其中一位医生认为他患有“心理疾病 ——混合抑郁症——相当精神病的轻度歇斯底里疾病。”

 

1966 年正是冷战时期,警方曾怀疑 Chartier 是否参与了什么组织?他是否持有激进的政治观点?然而皇家骑警、联邦调查局和军队的广泛调查最终没有丝毫发现, Chartie完全是靠自己行事。

 

Chartier 也引起了学者们的巨大好奇,因为他的性别、自恋以及暴力倾向,研究者们称他为“单人恐怖主义者(lone-actorterrorism )”。

 

小编作为一个普通人,看完整个案件,只感叹冥冥之中,Chartier 算错了时间,使得炸弹在洗手间内提前爆炸,再加上洗手间厚厚的门遮挡了一切,没有伤及无辜,真是万幸。

 

参考文献:Steve Hewitt:“Happy-Go-Lucky Fellow” : Lone-Actor Terrorism,Masculinity, and the 1966 Bombing on Parliament Hill in Ottawa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today in ottawas history, CTV,CBC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扒旧案 | 史上最失败的恐怖袭击:想炸死加拿大总理,却搭上自己性命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