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扒旧案 | 试管婴儿植错母体,被迫代孕引发夺子大战

月明 发布日期 2周前

新科技犯错孰之过?

明明是你生下的孩子,法庭却说孩子不是你的,从你怀中把他抢走,交给别人。这荒唐吗?——对于通过体外受精  ( in vitro fertilization, IVF ) 受孕,却遭遇胚胎混淆的夫妇来说,这就是毁灭性的现实。

为什么会出错?

 

体外授精,也叫试管婴儿,是一项辅助生殖技术,用来帮助一些想要孩子的不孕夫妇。这项技术需要医疗人员从女方体内取出卵子,在实验室将精子与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再将受精卵人工培养成胚胎,确认胚胎发育良好的时候把它移植回女方子宫,继续正常生长。

图源:Infertility aide

由此可以看出,在体外的这段时间里,不管医疗人员疏忽还是故意,或是试管等容器污染,都有可能造成错误。胚胎实验室一个小小的错误,造成的是却常常受害者和其家人一生难以估量的情感失落和遗憾。

 

 

我们放弃他,是因为爱他

1998 年,纽约州 37 岁的白人妇女 Donna Fasano 通过人工授精受孕。在怀孕四个月时,生育诊所打来电话,说她正孕育的双胞胎可能不是她的,并可能是黑人。医生在保存和清理胚胎清单时发现了这个错误。

图源:Getty Images

 

同时,胎儿可能的真正父母——黑人夫妇 Rogeres 也接到了通知。他们极其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并与 Donna 在同一天同一诊所接受了人工授精程序,却没有成功。

 

得知别的女人可能正孕育着自己的孩子的消息后, Rogers 夫妇数次通过律师联系了 Fasano 夫妇,警告说:如果孩子真是他们的,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讨回来。

 

最终  Donna Fasano 生下了肤色一深一浅的双胞胎。生产后,Donna 无视对方律师递交给她的 DNA 测试要求,立刻把两个健康的孩子都带回了家,她给深色皮肤的婴儿起名叫 Joseph 。

 

Rogers 夫妇告上法庭。Donna 一度拒绝走出家门,以防法庭官员将传票交给她。奇怪的对峙持续了几个月之后,Donna 才终于接受了现实,同意给孩子们做 DNA 测试,但前提是:如果孩子跟她没有遗产学联系,她必须获得探视权。

 

DNA 结果证实白人婴儿与她有遗传学关系,而  Joseph 与 Rogers 夫妇有遗传学关系。

 

图源:nowtolove.com.au

 

1999 年,法官判定遗传学父母  Rogers  获得了 Joseph 的永久监护权——此时,Joseph 已经被他的遗传学父母改名为 Akeil 。 

 

Fasano 夫妇在交接过程中泪流不止—— Joseph 是 Donna 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啊,竟然被法律定义为别人的儿子,就这么被夺走了,她怎么也难以接受——“我们放弃他,是因为我们爱他。” Donna 最后说。

 

Rogers夫妇 先是同意 Donna 探视,但是话不投机,彼此的会面变得越来越不愉快。2000 年,双方终于彻底翻脸,Rogerses 拒绝了 Fasanos 夫妇的探视要求——自己主动提供了精子和卵子,付了昂贵的费用,经历了无数精神和身体上的痛苦,想生下一个孩子。可最终却是别的女人生产了 Akei,这个女人还总来抱他亲他提醒他:她也是他的“母亲“——这要怎么对孩子解释?

 

 

 

图源:nowtolove.com.au

后来几经周折,双方律师数次调解,Fasanos 夫妇的探视权利最终在 Joseph/Akeil 四岁时再次得到了批准。

 

双方家庭都有自己的道理,都爱孩子,却彼此对簿公堂,甚至互相憎恨,经历了数年的情感折磨——谁之过?两对夫妇都起诉了生育诊所,后来案件在庭外和解。

 

   体外受精术的现状

如今,20 多年过去了,胚胎实验室的流程更严谨正规了吗?因实验室错误造成的混乱杜绝了吗?答案是:不光没杜绝,反而因为更多的人接受这项治疗,错误案例爆出得更多了。

 

2019 年,纽约的一名韩裔妇女通过体外受精技术生下双胞胎,两个孩子都与她或她丈夫无遗传学关系。法官最终也做出了有利于遗传父母的裁决,这对夫妇被迫放弃了监护权。

 

最近,南加州的一对夫妇,Daphna  和  Alexander Cardinale ,也向 IVF 诊所提起诉讼。他们于 2019 年初,在加州生殖健康中心 ( California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Health, CCRH ) 顺利完成了 IVF  程序。

 

然而,当他们在产房看到新生的二女儿后,却充满了震惊和困惑——这个婴儿头发乌黑,皮肤也是深色的,而 Daphna 和 Alexander 各自的家族背景中,并没有过深色皮肤的人。跟她们的大女儿相比,刚出生的妹妹像是属于完全不同的种族!

 

图源:CNN

 

二人对新生儿进行了亲子鉴定,DNA 测试证明 Daphna 刚生下的孩子与她或她的丈夫都无关!

 

随后,Alexander 和 Daphna 了解到 CCRH 将他们的胚胎外包给了第三方胚胎学实验室。目前还不清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只知道他们在将胚胎植入母亲体内时,把  Alexander  和 Daphna 的胚胎跟另一对夫妇的胚胎放反了,导致双方生下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对方的! 

 

直到生产后 4 个月,Alexander 和 Daphna 才终于把从遗传学上来说——他们真正的女儿带回了家。于此同时,他们不得不放弃 Daphna 生下的女儿,尽管此时, Daphna 已经对她母乳喂养了 3 个多月,建立了深厚的情感联系。

 

 

图源:CNN

 专家怎么看?

 

在试管婴儿出现之前,孩子的母亲无疑就是生下孩子的女人。而体外受精技术使传统父母的定义出现了模糊——不但代孕成为可能,诊所可能出现的错误也会造成生母跟孩子毫无遗传学关系的情况。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家庭法教授 Naomi Cahn 表示,关于谁应该拥有监护权和探视权,没有明确的答案。

 

上面纽约州两个案例,都是在婴儿还没出生,或者刚刚出生就发现了错误,并且孩子的遗传学父母也正在努力想有一个孩子,所以判决最终是有利于遗传学父母的。若是这些错误是在几年后才被发现,当时孩子已经与抚养他们的家庭建立了联系,判决可能会有不同。

 

 

图源:Indian express

 

圣地亚哥大学法学教授  Dov Fox 说,如果没有明显的种族不匹配,胚胎的混淆可能会被忽视;另外有些父母即便发现了错误,也不愿意公开,所以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种错误发生的频率到底是多少。
 
另外,现在也没有任何法规阻止这种错误的发生。美国生殖医学会(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制定了关于标记样本和及时披露医疗错误的指导方针,但目前还没有政府机构强制执行这些指导方针。
 
人工授精的过程对女性来说,充满了折磨和痛楚,常常要反复尝试,经历许多次失望,部分女性才能成功受孕。一旦出错,对于经历了怀孕生子过程,却又失去孩子的家庭来说,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那种不公平和悲伤失落;而得到孩子的家庭,也通常会因为没有经历孕育过程而感到终生遗憾。

 

人工授精技术是人类医学的一大进步,但这个过程需要人为操作,人总是会犯错误的。出错之后,即便是诉诸法庭,原告能得到的也只是金钱赔偿,而他们真正想得到的却是孕育生子的过程和为人父母的权力。希望政府部门尽快立法,来规范整个操作过程,尽量减少错误的发生!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Daily Mail, CNN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声音,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扒旧案 | 试管婴儿植错母体,被迫代孕引发夺子大战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