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扒旧案 | 梅根大战无良小报、薄情王室、糟心老爸,赢了官司输了信誉!

月明 发布日期 7个月前

心比男儿烈,不屑帝王家

“王子披荆斩棘吻醒公主”当然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但是公主带着王子离开皇室,让他成为跟班,自己还打算去竞选美国总统——这个版本同样很夸张,对吗?但这就是 Sussex 公爵夫人,梅根( Meghan Markle )的真实人生!

 

今天要扒的,正是梅根状告《周日邮报( Mail on Sunday )》等英国媒体出版商联合报业( Associated Newspapers )的案件。

图源:YouTube

  案件起因

 

梅根是美国女演员,但她真正名声大噪是在跟英国皇室的哈利王子谈恋爱之后。她的平民出身、非裔血统、和曾有过婚史等,都引起了人们的巨大好奇:她究竟有什么特别的魅力?皇室能接纳她吗?

 

英国媒体开始对梅根还是相对友好的,毕竟英国皇室也没什么实权,还成天一板一眼、百年不变,让人看久了都忍不住打哈欠,梅根正好可以为皇室带来一股新鲜空气。

 

当年,英国媒体也是这么对待哈里的母亲戴安娜王妃的——戴安娜那时同样是平民王妃、有叛逆精神的新鲜人,英国媒体偏爱她,无论从衣着还是仪态,全方位夸赞她;但是却从来不曾放过她,为挖花边新闻无所不用其极,最终戴安娜为躲避狗仔追踪而死于车祸。

图源:elle.com.hk

梅根身上的猛料显然更多,她有一个不省心的大家庭。虽然梅根 6 岁时,她父母便离婚了,此后她一直跟着母亲 Doria Ragland 生活,但是梅根成为准王妃后,猛刷存在感的却是她的父亲 Thomas Markle

 

Markle 年轻时是好莱坞的灯光师,耳濡目染,深谙将名气变现之道。在梅根和哈里举行婚礼前,他拿着印有皇室及女儿新闻的报纸,摆出仔细阅读的姿态,收钱让狗仔队拍照;并且口无遮拦,多次接受采访,编排哈里王子和皇室的坏话,他与梅根的关系也随之破裂。

 

按照英国习俗,婚礼上,通常是由父亲牵着女儿的手走过红毯,并交到新郎手里,但大婚前两天,梅根对媒体宣布其父因心脏疾病不会出席婚礼。2018  年 5 月梅根大婚时,由公爹查尔斯王子送她出嫁,而她娘家只有梅根母亲一人出席。

图源:the New York Times
 

婚礼后,美国《人物》杂志采访了梅根的五位朋友。其中一位匿名朋友提到梅根曾给其父写过一封“充满爱意的求和信”,信中写道:“爸爸,我爱你,我只有一个父亲。请不要再通过媒体伤害我,这样我们才能修复关系。”这位朋友批评 Markle 在王室婚礼前夕“冷酷地冷落”了女儿。

 

而当时 75 岁的 Thomas Markle 对这封信却有着截然相反的解读,他认为这封信更像是“最后的告别”,信里没有爱的讯息,没有任何关心他健康状况的内容。他说:“当我打开信时,并没有看到我渴望的橄榄枝,相反,是深深的伤害。虽然很沮丧,但我之前从没向任何人展示过这封信。”

 

Markle 说直到《人物》杂志上有人对这封私密信件“高谈阔论”,甚至“歪曲”信件内容时,他才倍感震惊,决定为自己辩护,公开信件部分内容。随后,Markle 把信中的大约一半内容发给了英国联合报业。

 

 

图源:Daily Express

 

2019 年 2 月,联合报业旗下《周日邮报》和《每日邮报》等,分别在五篇文章中转载了这些私人信件的部分摘录。当时,正是梅根跟皇室以及媒体的关系开始恶化之时,关于梅根乱花钱苛待下属、与妯娌不和等传闻尘嚣日上,这些报道可谓是雪上加霜,让公众对梅根的印象一落千丈:跟婆家闹,跟亲爹吵,对助理呼来喝去,你咋这么能作呢?

 

嚣张的小报让护妻心切的哈里王子震怒,他将妻子梅根与母亲戴安娜王妃的命运类比,称不愿看到“历史重演”。夫妻二人称这些出版物违反了《数据保护法》,滥用私人信息和侵犯版权,将联合报业告上法庭。

 

初审受小挫,获大胜

2020 年,高等法院法官 Mark Warby 驳回了梅根诉讼中的关键指控,包括《每日邮报》等“非法”和“不诚实”地发表了攻击性文章的说法,并裁定法院只会决定小报是否侵犯了她的隐私。

图源:the New York Times

就在此案拖拖拉拉地延期又延期之时,梅根带着哈里辞去了王室职务,并于2020 年初移居美国,理由是英国媒体毫无忌惮地侵犯隐私令人难以忍受、和皇室的种族主义态度。媒体批评这二人既想享受皇室的尊贵待遇,又不愿承担责任,梅根夫妇的声誉跌至谷底。

 

这时,幸亏二人的传记《寻找自由》适时出版,此书作者 Omid Scobie 和  Carolyn Durand 对梅根和哈里的描写充满了美化和同情,为公爵夫妇博得了不少好感。而梅根和哈里似乎与这两位作者并无交情。

 

2021 年 2 月,案件终于有了结果,法官 Warby 称公爵夫人“期望信中的内容保密”合理,裁定小报侵犯了梅根的隐私。

 

图源:the New YorkTimes

 

 

  戏剧性转折

 

之后联合报业上诉,并要求就此案公开审判,他们试图证明:梅根的信实际上是用于公关的官方皇家通讯,而不是原创作品。

 

首先,联合报业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证明梅根不可信,因为她对法庭撒了谎——梅根曾否认她或者哈里与《寻找自由》的两位作者有任何形式的联系,然而,他们的前通讯秘书  Jason Knauf 在一份令人震惊的声明中反驳了这一说法。

 

Knauf 表示:“公爵和公爵夫人在 2018 年 12月 书面授权,与两位作者进行具体合作。在撰写过程中,他们还为两位作者提供了简报;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我也与作者有过数次交谈。”

图源:the New YorkTimes

之后,相当尴尬的梅根不得不为误导了法庭而道歉,公爵夫人说她健忘,先前确实不记得这些交流了。

 

联合报业的律师辩称,梅根参与创作这本书的行为表明了她对公众形象管理非常谨慎;同时律师趁热打铁,公开了梅根和 Jason Knauf 之间的电子邮件,证明梅根早就想到她写给父亲的信有可能被公开。

 

在这些邮件中,梅根要求 Knauf 审查这封信的草稿。她写道:“显然,我起草的所有内容都可能会被泄露,所以我在措辞上一直一丝不苟。梅根还问:称 Markle 为“爸爸”是否是一种明智的公关策略?她认为:“如果不幸泄露,这个称呼会打动人心。”

 

图源:the NewYork Times

  最新判决

12 月 2 日上周四,上诉法院驳回了英国小报的上诉请求,维持了 2 月份的判决。

 

法院承认,新证据确实表明,梅根已经意识到信件内容可能会泄露,但这封信依然是个人和隐私的;而联合报业发表这封信的目的,并非维持正义,而是制造新闻。简而言之,尽管梅根不是小白兔,联合报业却依然是大尾巴狼,原告不完美,不代表被告就能免罪。

 

至于梅根在《寻找自由》一书的问题上撒了谎,法官小组认为这是她“不幸的失忆”,且此事与本案无关。另外,三位法官裁定此案不值得公开审判。

 

这一决定将使梅根免遭轰动一时的审判,在审判中她可能不得不出庭指控她的父亲;该裁决还让梅根摆脱了误导法庭的责任。

图源:YouTube

 

获胜后的梅根说,小报“从其制造的谎言和痛苦中获利,使人们变得残忍”,她敦促这个行业做出改变。但联合报业表示“非常失望”,并正在考虑向英国最高法院上诉。

 

专家们则分成两派。一派表示,这一裁决并不意外,因为此案更多地涉及隐私和版权,而不是新闻自由;但另一派认为这个判决令人不安,它对言论自由产生了令人担忧的后果,即隐私法允许公众人物有选择地决定他们可以被报道什么,并操纵媒体的叙述;没有审判,媒体甚至都没有权利在法庭上检验原告的证据。

 

小编作为雾里看瓜的普通人,则认为:前有玉石俱焚、惨烈抗争的戴安娜王妃;中有在皇室规则内游刃有余、乐此不疲的凯特王妃;如今加上一个善长谋略、野心勃勃的梅根公爵夫人,没什么不好。谁说只有男性才能这般呢?谁说只有王室和媒体才能赢呢?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 the New York Times, NPR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扒旧案 | 梅根大战无良小报、薄情王室、糟心老爸,赢了官司输了信誉!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