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

纪念 | 民主遭践踏的至暗时刻,美国国会暴动事件一周年

大头妹 发布日期 11个月前
今日召开
敢干不敢认,撇责有一套

 

2021 年 1 月 6 日,全世界见证了一场颠覆民主的暴动事件:时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试图阻止认证拜登取得总统大选的胜利。

 

图源:CTV


在这场暴乱中,至少 14 名警察受伤,68人被逮捕,4人死亡(1人中枪后不治身亡,另3人因自身健康原因暴毙)。

一年后,美国总统拜登和国会民主党议员于当日全天候举行多场纪念美国民主历史上的至暗时刻。

 

拜登在国会发表讲话,揭露国会暴乱的真相、打击仇恨和谎言、捍卫民主体制,拜登还将把矛头指向前总统特朗普,抨击对方滥用职权、破坏宪法,应该对暴乱负上责任。

图源:CTV
那天之前和那天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美国众议院设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重点就是全面、详细地了解事发经过。
 
2021 年 7 月 1 日,在针对国会暴乱的独立调查的失败后,美国众议院经过有争议的投票方式,设立了由七名民主党人和两名共和党人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截止 2021 年年底,委员会在调查过程中进行了 250 多次访谈,并发出了至少 45 张传票。
 
特朗普心腹顾问 Steve Bannon 和前白宫办公厅主任 Mark Meadows 已经被众议院以藐视国会罪传唤。
 
Bannon 在 2022 年将面临刑事审判。其他人,如前特朗普顾问 Roger Jason Stone 和特朗普盟友 Alexander Emerick Jones 已经援引第五修正案,避免就有关他们在这一事件中所起作用的回答质询。
 
随着调查以及司法程序的继续,委员会正在寻求填补某些空白,回答一些重要问题。其中五个问题最为关键:
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暴乱的组织安排有牵涉?
国会调查委员会主席 Bennie Thompson 最近表示他领导的委员会试图了解作为袭击国会大厦前奏的华盛顿特区集会的情况。
 
他表示:“我们需要知道谁组织、计划、支付和接受了与这些活动有关的资金,以及组织者与白宫和国会议员有什么沟通联系。”
 
图源:BBC
其中的组织者之一,极右翼保守派活动人士 Ali Alexander 在委员会作证,并说他之前曾与白宫和国会的共和党议员有过接触。
Alexander 在委员会取证时将当天的责任部分归咎于“美国第一妇女”组织的领导人。该组织当时在白宫附近组织了活动,而特朗普在活动中告诉他的支持者“走向国会大厦”。 
 
在这场活动上,特朗普心腹顾问 Steve Bannon、前纽约市长 Rudy Giuliani、前纽约警察局长 Bernard Kerik、前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 Michael Flynn 、阴谋论者 Alex Jones 和特朗普亲信 Roger Stone 出现过。
 
该委员会在其有关藐视国会的决议中表示,认为 Bannon 与特朗普就 1 月 6 日的暴乱事件至少在一个场合有直接接触。而 Jones 说,白宫要求他领导前往国会大厦的游行活动
有没有人基于某种原因相信这一天会发生暴乱?
在 2021 年 1 月 6 日之前,特朗普经过几周的电话、Twitter 和不成功的法律斗争后,把焦点投向了 1 月 6 日,这是决定他是否能推翻选举结果的关键一天。
 
他在 12 月 19 日发推文说:“1 月 6 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大型抗议活动”。“我会去的,会很爽!”
 
在 11 天后,他又发了一条推文。“1 月 6 日,华盛顿特区见!”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右翼激进组织有准备在 1 月 6 日前往国会大厦,他们从总统的公开表态中获得支持。
图源:BBC
然而,联邦执法部门和美国军方不愿意采取大规模的准备行动,因为担心引起总统的注意和愤怒。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Mark Milley 提出封锁首都的建议被认为是“过于激进”。据《华盛顿邮报》报道,Milley 还担心派往华盛顿的军队会收到总统的撤回命令。
 
1 月 5 日,Bannon 在一场播客节目中说,一场“革命”即将到来,“明天会翻天覆地”。
被委员会传唤的白宫集会组织者之一 Dustin Stockton 告诉 ProPublica:“最后一刻的游行,没有许可证,没有通常在那里划定游行范围的警察,感觉不安全。”
 
Stockton 希望将这些担忧传递给白宫,他说他得到的保证是他的信息一定会转达到位。然而,在白宫的演讲中,特朗普特别鼓励集会者前往国会大厦。他说,他们应该带着 “用和平和爱国心 ”去,但在其它时候又告诉人们要 “拚死战斗”。

国会大厦遭袭时特朗普在做什么?

自尼克松总统以来,涉及总统的丑闻一直可以由两个问题来界定:总统知道什么?总统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两个问题在国会大厦袭击案的调查中仍有意义,但还有第三个问题:总统知道后做了什么?
 
委员会调查的很大一部分是试图像拼图一样搞清楚特朗普在 1 月 6 日,也就是在袭击发生之前、期间和之后的行动。这也是委员会展开一场旷日持久法律角逐的原因,以便从国家档案馆获得与那一天有关的文件、电话和会议记录、笔记和演讲稿。

 

图源:BBC
共和党女议员 Jaime Herrera Beutler  回忆了共和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 Kevin McCarthy 如何打电话给总统,促请总统叫停袭击者。当总统不同意时,双方之间的对话变得不堪入耳,声嘶力竭。
 
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 Tommy Tuberville 也与总统通了电话,并告诉他事情进展得“非常好”,还说他和副总统 Mike Pence 正在从国会大厦疏散。
 
特朗普回答说: “我知道我们有问题。”
 
白宫办公厅主任 Mark Meadows 向调查委员会提供了一些短信和电子邮件,敦促他让总统发表公开讲话并采取更多行动制止暴力。
 
特朗普儿子的短信写道:“他现在必须出面起领导作用”。“这太过分了,完全失控了。”
 
图源:BBC
Meadows 回答说: “我正在努力呢。”
 
然而,总统究竟做了什么是调查中的一个大黑洞。有报道称,总统特朗普那天下午大部分时间都在白宫的私人餐厅里看电视直播国会暴乱事件。
 

为什么军方/警方对袭击的反应被延迟?

1 月 6 日上午,美国警察在华盛顿纪念碑和林肯纪念堂与支持特朗普的抗议者发生冲突。警察收到指令后退,“只负责监视”。
 
在 “停止偷取选举结果”集会和特朗普敦促人群游行到国会大厦的讲话之后,暴力事件升级了。支持特朗普的骚乱者袭击了国会大厦周围的警察,并强行进入大厦,最终占领了参议院会议厅,并洗劫了国会议员办公室。
图源:BBC
委员会正在寻找国会大厦和国防部之间沟通的进一步证据,以及国防部和白宫高层官员,包括总统之间可能有过的联系。
 
国会大厦遇袭代表了美国政府权力机构保安出现的一个惊人的失误,目前仍不清楚谁应承担这一失误的最大责任。
 

特朗普和白宫考虑过用非常规措施使选举无效?

特朗普前幕僚长在停止与委员会合作前曾移交了约 9,000 份文件,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披露之一是多份电子邮件涉及在白宫和国会共和党人中流传的一份 36 页的 PowerPoint 演示文稿。
 
这份文件的确切作者尚未确定,但它包含了许多人们熟悉、早就被否认的选举舞弊指称。然而,这份文件的特殊之处在于其提出的建议部分。它建议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将所有电子选票作废,并让联邦国民警卫队负责监督在关键州的纸质选票的重新清点。
 
图源:BBC
这种措施在美国历史上没有先例。委员会还在调查有关特朗普向司法部施压,要求宣布选举腐败的报道。根据一名与会者的笔记,特朗普告诉高级官员说,应该“直接说选举是腐败的(而)把剩下的事情留给我和(共和党)议员”。
 
据报道,1 月 3 日,总统考虑过迫使代理司法部长 Jeffrey Rosen 辞职,取而代之任命 Jeffrey Clark,而 Clark 已经起草了一封给选举官员的信,称乔治亚州暗示拜登胜选是因为舞弊,并呼吁他们宣布特朗普是合法的大选赢家。
 
Rosen 和其他司法部官员威胁要集体辞职后,总统特朗普才让步。到目前为止,Clark 拒绝配合调查,并可能成为下一个被定为蔑视国会的人。
 
副总统 Pence 是特朗普施压的最后一个目标,据报道,要求 Pence 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的压力一直持续到 1 月 6 日晚Pence 的主要工作人员目前正在与国会调查合作。

 

虽然目前这场国会暴乱事件还未完全盖棺定论,但过去一年中,将 1 月 6 日骚乱归咎于特朗普的美国人比例略有上升,57% 的人认为他对所发生的事情负有重大责任。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CTV,BBC
作者:大头妹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纪念 | 民主遭践踏的至暗时刻,美国国会暴动事件一周年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