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观点丨新变种病毒再作妖, “与冠共舞”何时了?!

月明 发布日期 6天前

没有一个国家靠加强针就能单独走出疫情。

难以置信,世界已经进入了与新冠共舞的第三年,每次当人们感觉好像已经战胜了病毒的时候,总是突然又被新一轮疫情击中,心好累!每个人都在问: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以什么方式结束?

 

丨 世卫组织:70%的人口接种疫苗时

 

世卫组织流行病学专家 Michael J. Ryan 认为疫情能在 2022 年终结。他说病毒本身不太可能完全消失,但可能会进入低水平传播模式,在疫苗接种不足的人群中偶尔暴发。

图源:news.un.org

Ryan 表示:目前已经有了几个第二代 mRNA 疫苗,但它们都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在获得批准之前仍需要通过临床实验过程。另外,其他类型的疫苗也会很快出现,正在试验中的新疫苗包括鼻用疫苗和非注射疫苗等。

 

Ryan 指出,目前全球首要任务必须是推行疫苗公平,让所有国家最需要疫苗的人得到疫苗,支持所有国家尽快达到接种目标,只有全世界人口达到70% 的接种目标,才能预防新变种的出现。

图源:news.un.org

丨 疫苗不是控制新冠的唯一工具

 

耶鲁大学医学史教授 Naomi Rogers 则表示:对于像新冠这样适应性强的病毒,疫苗无法成为人类唯一的工具。特别是当新变种不断出现,并且有些变种可能会逃避疫苗接种所赋予人们的免疫力。

 

到目前为止,人类历史上通过疫苗接种就根除的疾病只有天花,因为它只能在人之间传播,没有动物载体。而科学家普遍认为新冠在传播给人类之前就起源于动物,带有动物载体的病毒总是有可能作为一种新病原体再次感染人类。

 

患有天花的人也有明显的皮肤病症状来识别它们,而识别大多数呼吸道疾病则棘手得多,人类从来没有真正“根除”过一种呼吸道疾病。

 

所以对于新冠,还应该同时采用其它措施,比如:要求建筑物具有高质量的空气过滤装置;彻底改革长期护理系统,以更好地保护高危人群;或者实施更有针对性的检测,在病毒大规模扩散前,就找到传染源并实施小范围封锁。

 

Rogers 说:“我希望关注疫苗的同时,政府能够兼顾其它脆弱的环节,并想办法加固。”

图源:medicine.yale.edu

 

丨 新冠会作为地方病持续存在

 

美国公共卫生协会执行主任 Georges Benjamin 认为新冠的最可怕之处就是它的隐秘性。2003 年,人类可以快速阻止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 SARS )的传播,是因为 SARS 患者只有在生病时才具有传染性。

 

SARS 与新冠有很多共同点,也是由某种冠状病毒引起;对年轻人的致死率较低,对 65 岁以上的人则高达 50% 以上;公众普遍对 SARS 感到焦虑。

 

但是 SARS 没有无症状传播,使得传染源更容易被发现。在研制出疫苗或治愈方法之前,因为公共卫生措施的有效实施,就令这种疾病停止了传播。

 

新冠病毒和 SARS 不同,它可以由无症状患者传播;与天花不同,它可以跨越物种,感染动物,然后可能再次感染人类;与脊髓灰质炎不同,脊髓灰质炎通过粪口途径,一对一传播,而一个新冠患者可能会在不经意间传染满屋子的人;新冠病毒也没有埃博拉病毒那么致命,不会杀死足够多的人来耗尽受害者。

 

对于许多人来说,感染 Omicron 变体后的症状仅仅像重感冒一样,因而很多人不愿为此失去自由走动的权力,或是接种疫苗。

 图源:c-span.org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Benjamin 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在某些人群中,会有足够多的人接种疫苗以实现群体免疫,新冠转化为一种地方流行病持续存在。或是一种减弱的菌株彻底取代了 Delta 变体,使新冠转变为一种很少需要住院治疗的疾病,这也许是我们目前所能期望的最好的结果。
 
丨 等病毒毒力减弱?不满意
 
Johns Hopkins 医学院的社会学兼医学史教授 Alexandre White 在接受 CTV 电话采访时回顾了 1918 年西班牙流感的发展过程。
 
西班牙流感是一种特别致命的 H1N1 流感病毒株,1918 年春天,在美国Kansas 州最先出现。与新冠类似,西班牙流感是呼吸道传染病,也是一波又一波的, 1918 年至 1920 年间发生了大约四波。
 
那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时期——行人突然倒在路上;人们躲在室内,街道上空无一人;殡仪馆人满为患。由于没有疫苗或治疗方法,人们只能尝试与现在类似的公共卫生措施:戴口罩、减少人群聚集。
 
最后是如何战胜西班牙流感的呢?答案是:人类并没有战胜它,流感疫苗直到 1930 年代才被开发出来,之后十多年后才被广泛应用。
 
人类存活了下来,可能是因为西班牙流感病毒疯狂肆虐,有太多人被感染而实现了群体免疫——当时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大约 5 亿人被认为感染了这种病毒,全球病死率高达 10-20% 。也可能是最终,病毒的毒力减弱,变得不那么致命了,成了地方病,不再是全球大流行。

图源:hub.jhu.edu

 

但是 White 表示, 1918 年的人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流感病毒演变,直到它变得更弱。但是现在,科技的进步使我们能够了解新冠病毒是如何致病和传播的;人类可以研制疫苗和其他治疗方法来对抗它,避免大规模的死亡。

 

White  说:“如果我们就这样接受了新冠,接受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继续暴露在危险中,或面临严重疾病和死亡的风险,我会感到不满意、很不满意。”“(面对危机),我们总要为子孙后代做出一个榜样。”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 CTV, latimes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观点丨新变种病毒再作妖, “与冠共舞”何时了?!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