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狗血 | 杨洋王俊凯等代言的娇兰香水,因虐老变臭!

月明 发布日期 4个月前

香风花海,命运难逃

由杨洋、王俊凯、范冰冰等大牌代言过的娇兰出事了!这个法国最古老的香水品牌,最近散发出阵阵狗血的味道——掘金女郎?不孝子?虐老?

图源:微博

| 调香界的唯美主义大师:Jean-Paul Guerlain

 

1828 年,Pierre-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 以自己家族的姓氏“娇兰(Guerlain)”作为品牌名称,在巴黎开设了首间香水屋,因其别具一格的制香理念,娇兰很快风靡全球。

 

Jean-Paul Guerlain 是娇兰香水的第四代传人。他幼年理想本是做文学老师,然而作为调香界的天选之人,他终究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16 岁时,他的视力出现障碍——上帝关上这扇门,却打开了另一扇窗——他在家族制造香水的神奇天地里,竟然能轻易分辨和记住 3000 种香味!22 岁时,Jean-Paul 便从祖父手上接过了祖传的香水品牌。

 

Jean-Paul 调制的皇室之花、满堂红、喜悦之歌、轮回等香水,都是传世经典。1994 年,Jean-Paul 将家族品牌卖给了法国奢侈品集团轩尼诗-路易·威登(LVMH),为家族留下了约 20 亿欧元的财富。而 Jean-Paul 在此后仍做为“鼻子顾问”,为 LVMH 工作。

图源:Air Mail

不知道是不是阿兹海默症(Alzheimer disease)的先兆,Jean-Paul 在 2010 年接受采访时,如此描述香水的创作过程:我工作时就像一个黑鬼(N-word),虽然我也不知道黑鬼是不是这样工作……

 

这样的种族歧视言论一经播出,LVMH 立即切断了与 Jean-Paul 的所有联系。其实 Jean-Paul 年事已高,也该享享清福了,只不过接下来……

 

情人和儿子

 

现年 81 岁的 Jean-Paul 曾结过两次婚,有一个独子 Stéphane Guerlain 。如今已 61 岁的 Stéphane 并没有继承娇兰家族的“灵鼻子基因“,而是成为了一名知识产权律师。

 

 

老娇兰和侄女以及儿子Stéphane (右) 

图源:air mail

Jean-Paul 在 2000 年代初遇到了来自丹麦,比他小 18 岁的 Christina Kragh,他俩因对马术的共同热爱而成为情侣。从此,在巴黎的社交活动中,金发碧眼的 Kragh 就经常出现在 Jean-Paul 的臂弯里。

 

2005 年,Kragh 搬进了 Jean-Paul 占地 133 英亩的庄园 The Valley,至今仍住在那里。

图源:air mail

 

多年来,Stéphane 一直反对他父亲的浪漫关系,因为他怀疑  Kragh 是为钱而来。

 

|  斗争第一回合

 

2012 年,小娇兰 Stéphane 终于抓到了 Kragh 的把柄,并给了她致命一击。

 

调香大师赋闲在家后,阿兹海默症越发严重了。2012 年, Kragh 与一位艺术品经销商接触,想出售一副绝版画作。然而,经销商认出了这幅画为老娇兰所有,并通知了画作主人的儿子

 

Stéphane 将这事闹上法庭,虽然 Kragh 的律师声称是 Jean-Paul 本人想对画作估价,Kragh 从未试图出售它,但法庭还是在 2013 年判定,Stéphane 成为他父亲的法定监护人。据报道,Stéphane  在 2018 年完全控制了其父亲的财务

 

The Valley 图源:air mail

|  斗争第二回合

 

至此,尽管从法律意义上来讲,Kragh 人财两失,却她却依然住在 The Valley 不肯离开,因为她说她爱老娇兰。

 

2019 年,这对年迈的情侣再次要求结婚。在法庭上,Jean-Paul 反复说“我想结婚”,即使被问到不相关的问题,比如年龄时,他也只重复这一句话

 

据 Daily Mail 报道,Stéphane 出示了一封由他父亲签名的旧信,说他不想再结婚;还说,以他父亲如今痴呆的程度,根本无法做出这样的决定。

 

Stéphane 再次胜出。2020 年,法庭驳回了下图中这对伴侣的结婚请求。

 

 图源:air mail

|   斗争第 N 回合

 

2021 年,这家人又回到了法庭,Stéphane 对 Kragh 提起指控,声称她让他的父亲陷入了可怜的境地。

 

控方称:Kragh 的婚姻计划失败后,成功地将对老娇兰忠诚的人全都赶得远远的,这是“边缘性虐待”;另外,尽管她就住在隔壁,但调香大师 Jean-Paul 的“护理、食物和基本卫生”状况都非常差。

 

还有一位护理人员出庭作证,说周末两天 Kragh 将她赶回家,等她周一回去时,老娇兰卫生状况堪忧,而“ Kragh 女士只想睡觉”。

 

但 Kragh 的律师辩称,他的委托人只有那一个周末没有紧跟老娇兰左右,其余时间都随叫随到,就连在她母亲去世前,她也选择和她的伴侣呆在一起,没去探望自己的母亲。

Christian Dior Show in 2004 图源:air mail

他争辩说:“真正的遗弃来自监护人 Stéphane Guerlain 。“他不与父亲住在一起,没做任何事情来保持 The Valley 的清洁。他切断了除他父亲卧室以外,所有地方的暖气和热水……其中一个外屋里甚至还长出了一棵树。“

 

清官难断家务案,最终小娇兰对 Kragh 的所有指控都被撤销。

 

2022 年初,Kragh 又反过来指控 Stéphane “虐老”。Kragh 声称 Stéphane 解雇了老娇兰的员工,拒绝支付 The Valley 的维护费用,并且只给这对伴侣每周大约 120 欧元的津贴。此外,Stéphane 不光切断了供暖和热水三周,还封锁了互联网和国际电话,没收了他父亲的护照。

 

而 Kragh 本人则受到了骚扰、身体暴力和死亡威胁。

 

图源:abc.es

 

小娇兰做这么多事情,大概是想逼迫父亲的女友离开,可是,他父亲也住在里面啊。61 岁的 Stéphane Guerlain 已于 1 月 17 日被传唤到凡尔赛惩教法庭出庭,但细节还没对外公布。

 

不论结果如何,正如律师在法庭上所说:“老娇兰先生是法国传统的丰碑。如果法国人知道他在什么条件下结束自己的生命,那将是一个绝对的丑闻。”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 Air Mail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狗血 | 杨洋王俊凯等代言的娇兰香水,因虐老变臭!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