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

泪目 | 乌克兰儿童用画分享经历,加拿大儿童怎么理解战争?

月明 发布日期 2个月前

他们的父亲必须留下来保卫家园

俄乌战争第 22 天。双方仍未就停战达成协议。昨日(3 月16 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美国国会发表讲话时,再次要求设“禁飞区”。今日,美国国防部长重申,美国不会在乌克兰上空设禁飞区,因为这意味着“与俄罗斯发生冲突”。

 

新闻中的轰炸场面让人看了揪心,两天前泽连斯基在加拿大众议院讲话时称,上千名平民在炮火中丧生,其中包括 97 名儿童。

 

另外,以历史性的规模和速度涌入欧洲的乌克兰难民潮中,有 100 多万是儿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言人 James Elder 说,这意味着自战争开始以来,几乎每一秒都有一个孩子成为难民。

 

许多孩子在与母亲和兄弟姐妹一起踏上艰难而前途未卜的旅程之前,不得不告别他们的父亲,因为年富力强的男子必须留下来保卫国家。父母常常为如何解释正发生的事情而苦恼:一些孩子被告知要去度假;另一些则得到了更直接的答案:我们的家园不安全,爸爸要为国家而战。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记者在靠近乌克兰边境的波兰 Przemysl 火车站,让几个逃难中的孩子画出过去几周,他们记忆最深刻的事情,以了解他们眼中的战争是什么样子。

 

 

图源:Washington Post

  他们画了什么?

 

9 岁的 Veronika Lotova 跟母亲一起逃离了位于乌克兰顿巴斯(Donbas)地区的家,她的祖父母不肯跟她们一起离开,而父亲必须留下来保卫国家。Veronika 带上了她的毛绒玩具熊,这只熊名叫 Volodya,这是以前她与祖父母一起看的电视节目里一个角色的名字。

 

顿巴斯总是发生爆炸,她和母亲很担心祖父母和 Veronika 的父亲的安全。她流着泪说:“祖母做的饭很美味,祖父总是带我出去玩,给我买冰淇淋。我希望他们一切都好。”她画了自己位于顿巴斯的家,年迈的祖父母正从窗户里看着她们。

图源Washington Post

俄罗斯军队开始炮击 Sumy 市的那天,正是该市的小居民  Diana Shekaturina  7 岁的生日。父母正忙着为她做生日蛋糕,空袭警报突然响了起来,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带着她和妹妹躲进地下室。

 

几天后,母亲带着她与 11 岁的妹妹一起乘坐火车逃往乌克兰西部。她选择画下她们坐在那辆火车上所看到的,窗外美丽的风景。当 Diana 鼓起脸颊专注地绘画时,她的母亲在后面默默哭泣。

 

图源Washington Post

 

13 岁的 Zhenia Grebenchuk 将他的画命名为“家庭旅程”,他画下了跟父亲分别的那一刻,画里除了他们一家,还有检查文件的岗哨兵和一个带枪的士兵。

 

 

图源Washington Post

这一家人一起逃离了乌克兰 Cherkasy 市,来到边境,然后母亲独自带着他和妹妹坐大巴前往波兰,而父亲必须回到原来的城市。边境检查站的岗哨告诉 Zhenia ,60 岁以下的男子必须留在乌克兰打仗。

 

Zhenia 的母亲计划带孩子们暂住波兰,等待战争结束后回家与丈夫团聚。Zhenia 希望乌克兰几周后就可以获胜,那么他又可以和朋友们重聚,一起踢足球了。

 

 

 图源Washington Post

 

7 岁的 Misha Demchenko 记得很清楚:逃出来之前,每当空袭警报响起,他都必须跟随父母躲到地下室,等到警报结束后才能返回楼上。所以当他在边境火车站听到楼上有东西落下的声音时,慌忙问妈妈:”最近的避难所在哪里?“母亲不停地安慰他,向他保证他们是安全的。

 

Misha 画了两辆坦克,大坦克是乌克兰的,俄罗斯坦克则小得多。“我们的坦克发射了炮弹,俄军坦克根本来不及发射导弹,因为它已经完了。”他用手指指着画介绍说。

 

 图源Washington Post

 加拿大帮助乌克兰病童

 

在这些乌克兰小难民中,有一部分有医疗需求。加拿大安省的部分儿童医院正在跟政府相关部门合作,让乌克兰急需治疗的病童转到加拿大。

 

昨日(3 月 16 日),两名患有癌症的乌克兰儿童已经到达多伦多病童医院(SickKids)接受治疗。病童医院发言人表示,医院对患儿的护理将采取“多学科方法”,包括社会工作者的支持;同时他也呼吁大家尊重病童家庭隐私

图源:twitter

 

多伦多病童医院目前可以接受 10 到 15 名来自乌克兰的儿童;加拿大的其它儿童医院也同意接收乌克兰儿童患者。

 

这些孩子和其家人将通过波兰来到加拿大。在波兰,医务人员会对病童进行评估,以确定他们是否能够承受飞往加拿大的长途飞行。多伦多志愿者已经主动提出为孩子们及其家人提供食物和玩具。

 

  加拿大的孩子怎么看战争?

 

我邻居 7 岁的孩子从俄乌开战第一天起就听说了这件事,因为一大早就有同学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师。在此之前,她并不熟悉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两个国家。

 

她说老师没有继续谈论这件事,但她每天都可以在电脑上看到新闻标题。她觉得战争离自己很远,所以并不感到害怕和焦虑,但是希望战争快点结束,因为“这很残酷”;如果能帮忙,她愿意把自己的零花钱和玩具捐出去。

 

小区里一个 13 岁的孩子已经对这场战争了解挺多,因为同学们都在议论。不相信会发生世界大战,因为“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喜欢战争”;他认为普京不应该干涉乌克兰,因为乌克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至于怎么帮助乌克兰,这个初中生很支持加拿大接收难民或提供金钱等,但不愿意让加拿大参战。他引用马丁路德金博士的话说:黑暗无法驱逐黑暗,只有光可以;仇恨无法消除仇恨,只有爱可以(Darkness cannot drive out darkness; only light can do that;Hate cannot drive out hate; only love can do that)。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  Washington Post, CBC

作者:月明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泪目 | 乌克兰儿童用画分享经历,加拿大儿童怎么理解战争?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