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焦虑|联邦预算不包括《药保法》?免费药物时代何时降临?

大头妹 发布日期 2个月前

 

从宣布到实施还要走多久?
宣布容易实施难

近日医疗保健倡导者称,几乎没有迹象表明上个月宣布的《加拿大药保法》(Canada Pharmacare Act) 计划会成为周四(4 月 7 日)最新的联邦预算中的一个主要焦点。

3 月 22 日,加拿大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宣布了联邦自由党(LPC)已承诺与新民主党(NDP)共同达成一项“供应和信心”(supply-and-confidence)协议,该协议可以让自由党在 2025 年之前继续执政,以换取对 NDP 的几个优先事项采取行动,包括牙科保健和药品保健计划。

自由党打算在 2023 年底前通过《加拿大药保法》(Canada Pharmacare Act) ,继续推进国家普及药典方案;责成国家药品管理局(National Drug Agency )在 2025 年底前制定基本药物国家处方清单及大宗采购计划。

 

图源:CBC

虽然该协议在国家药品保健计划方面取得进展,但医疗保健倡导者警告称,这些努力进展得太慢,将人们的健康置于危险之中,并对加拿大的医院系统造成经济损失。

加拿大卫生司法研究主席、多伦多圣迈克尔医院的专职医师 Nav Persaud 博士表示,令人担忧的是,这样一个开放式的时间表意味着在下一个选举周期之前可能不会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药品保健计划

Persaud 表示:“多份报告详细阐述了将药物纳入我们的公共医疗系统将改善获取途径、改善健康状况、减少住院和急诊就诊的数量,并通过直接节省、降低价格和满足卫生保健需求等方式节省数十亿加元。但比省钱更重要的是改善健康,避免死亡。”

未兑现的竞选承诺

早在 2019 年,由 Eric Hoskins 博士领导的联邦国家药典执行咨询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药典的全面报告中写道:“尽管许多加拿大人都有某种形式的保险,但加拿大依赖于 100 多项公共处方药计划和 100,000 多项企业保险的混乱拼凑体,包括各种保费、共付额、免赔额和年度限额。”

“大约 20% 的加拿大人没有足够的药物保险或根本没有保险,必须自掏腰包。对于病情复杂的家庭或单个患者来说,这些费用可能会是一笔重大负担。”

 

图源:CBC

自由党在 2019 年曾将全民医保作为其选举纲领的核心部分,但到了 2021 年的竞选时,该党几乎没有提到这一点。

在那年的竞选中,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Jagmeet Singh)声称,一项允许加拿大人使用健康卡获取药物的联邦药品保健计划将耗资约 100 亿加元,同时为各省节省约 40 亿加元。

驵勉诚批评特鲁多政府预算没有包括用于开发该项目的支出,他称自由党选择取悦“大型制药公司”而不是工薪家庭。 

新民主党健康评论员 Don Davies 最近对加通社表示,他预计自由党政府将履行其新的承诺,提供全国性的医药保健服务,但可能不会一下子全部兑现。

然而,Persaud 表示,联邦政府需要采取更快的行动来弥补之前未兑现的承诺。

 

图源:CBC

Persaud 表示:“你的健康卡应该在药房起作用,就像它在急诊室、看家庭医生或者做心脏手术之前起作用一样。然而现在人们必须做出非常艰难的决定,要么限制胰岛素的使用,要么支付房租,要么购买药物。”

没有胰岛素的“濒死体验”

住在 BC 省本拿比市的 Ted 患有糖尿病。在疫情期间,他就面临着这种可能致命的决定。

图源:CBC

 

2020 年底,42 岁的 Ted 失去了工作,他五口之家的财务状况变得紧张。今年 1 月初,当他的省级药物保险额度重新启动时,Ted 意识到,在他的胰岛素得到承保之前,他至少自付 1,500 加元。选择很明确:存款是用来购买食物、支付房租,还是用于购买帮助他保持健康和活力的药物。Ted 决定放弃胰岛素的购买。

但在 3 月份的一天晚上,他开始出现呼吸急促、胸痛、疲劳和恶心,甚至呕吐了至少八次。第二天早上,Ted 被家人发现半昏迷地躺在沙发上,几乎喘不过气来。 最后,Ted 的大女儿拨通了 911,把他紧急送往温哥华地区的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并被诊断出患有糖尿病酮症酸中毒。

帮助患者获得药物的“持续战斗”

在内分泌学家和糖尿病医疗主任 Tom Elliott 博士的帮助下,Ted 现在又开始使用胰岛素。

Elliott 表示:“我只是想让我的病人服用他们需要的药物,所以每天都是一场持续的战斗,然而患者经常难以负担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和用品,这种情况有时会导致人们在短短几天内死亡,同时给医院带来财务压力。”

在 Ted 的案例中,Elliott 估计他短暂的住院费用可能约为 25,000 加元,是他免赔额的许多倍。 

图源:CBC

“你不能指望一个五口之家能够为维持生命的药物支付这么多钱,政府必须认真采取措施进行改革。”Ted 表示。

 

“如果你有一种需要终生治疗的疾病,那么政府应该提供治疗。”Elliott说道。

虽然医疗保健倡导者认为国家药品保健计划可以为加拿大患者提供很多帮助,但其它组织正在推动一种略有不同的方法。

行业团体支持“泛加拿大药保”

加拿大药剂师协会(Canadian Pharmacists Association)在 2017 年的一篇论文中表示,“泛加拿大药保”(pan-Canadian approach to drug coverage应比全国框架更可行该协会认为,可以利用现有的省/地区和私营部门保险基础设施来实现。

 

图源:CBC

加拿大创新药物协会 (IMC) 在 3 月宣布,它欢迎联邦政府重新承诺加强药物供应,但也支持“泛加拿大药保”的做法。

IMC 总裁 Pamela Fralick 表示,医药保健计划应确保国内制药行业稳健且具有竞争力,并“建立在我们目前的双重市场体系的优势之上”。

Persaud 表示,加拿大全国药品保健计划的实施将为加拿大居民节约数十亿加元,也意味着制药公司和私人保险公司的收入将减少,他们一直在游说抵制,这是导致该计划启动和运行的努力一直停滞不前的部分原因。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CBC
 
作者:Lauren Pelley
编译:大头妹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焦虑|联邦预算不包括《药保法》?免费药物时代何时降临?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