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质问 | 华人母亲病重去世,多伦多医院为何不让儿子探视?

Sharon 发布日期 4周前

疫情之殇还是冷漠低效之祸?

亲人的离世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悲痛的。能在最爱的人离开这个世界前陪伴守护他们,几乎是人同此心。但是,就在不久前,在强制口罩令都已经解除的多伦多,一位加拿大华人却在母亲病危时被医院以疫情为由拒绝探视,直到母亲离世也未能见上一面。

 医院拒绝探视 儿子痛失母亲

3 月 7 日午餐时间,家住万锦的华人 John Wu 驱车前往 Scarborough Grace Hospital,为住院的老母亲送去一箱哈密瓜。自从妈妈住进这家医院以来,他几乎每天都来给她送各种食物。 

 

和之前每天的情况一样,医院依然不允许 Wu 先生探视他的母亲,他只好把水果放在保安处。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是他母亲的一位主治医生打来的,医生告诉他,他母亲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Wu 先生惊呆了,他说:“我很震惊,也很生气。” 因为妈妈住院十多天以来,他一直在给医院打电话申请,争取获得探望母亲的许可。但是他却被告知,母亲现在已经被隔离了,因为她入院前居住的长期护理院正在爆发新冠疫情。可是最让他不理解的是,他的母亲两次核酸检测都呈阴性,他仍然不能获得探视权。

 

 

CBC

 

每每想到母亲离世前自己没能陪伴在老人身边,Wu 先生就很难过,他说:“这将是我一生的遗憾,它会永远留在我心里。

 

John Wu与妈妈合影  图源 :CBC/John Wu 提供

2 月 24 日,Wu 先生的母亲 Zhong Ying Zhao 女士在她住了两周的长期护理院内出现昏迷,随即就被送到 Scarborough Grace Hospital 急诊室。 

除了入院的第一个晚上外,Wu 先生说医院一直不允许他进去探视妈妈。当时母亲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医生告诉他老人的意识可能无法恢复了,让他考虑进行姑息治疗(palliative care)。

Wu 先生提供给 CBC 记者一份医院记录,显示 Zhao 女士 在 3 月 3 日接受了姑息治疗的咨询,记录显示她“肾和心脏功能恶化”。但 Wu 先生说,医院里从来没有任何人告诉过他,母亲已经快不行了。 

 

Wu 先生质疑医院说 :“为什么我不能见我重病的母亲?为什么医院里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母亲快不行了?”

Wu 先生清晰地记得他和母亲的最后一次谈话。在妈妈去世前一天,在一位会说普通话的工作人员帮助下,他和老人通了电话,妈妈告诉他自己很虚弱,不能吃东西,也没有力气握电话,她说她可能快要不行了。 

 

Wu 先生说:”我告诉她,坚持住,尽可能多吃点,也许明天我就能去看您了”。但是,老人最终没能等到儿子,第二天,她因呼吸和心力衰竭去世了。 

 

CBC 记者看到,医院的记录显示,一名医生解释说:“有时患者因心脏骤停而死亡,心脏会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停止跳动。

Wu 先生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非常伤心,他说他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分享出来,就是希望其他家庭不会经历同样的痛苦。他对记者说: “我们必须让人们知道我们的社会存在问题,我们必须要告诉医院,要有同情心,要尊重患者,让每一位患者都被有尊严地对待。”

 

   分离到何时?

新冠疫情以来,加拿大全国各地的养老护理中心和医院等机构都出台了严格的疫情防护措施,很多子女很久都因此不能探视老人。目前,尽管随着疫情防控措施放松,有些探视措施已经相应改变了,但是由于执行尺度和标准不同,依然造成了很多和 Wu 先生一样的困境。

CBC 记者就 Wu 先生的问题联系了 Scarborough Grace Hospital 所属的世嘉堡医疗网络 (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 ),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复。小编也在该网检索到,网站明确对探视人规定做出了要求,并不是一刀切地不能探视。

按照要求,从 2022 年 3 月 21 日起 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 继续实施访客限制措施。所有进入 Scarborough Health Network 所属医院(Centenary、General 和 Birchmount)的访客和护理合作人员必须出示政府签发的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以及证明已完全接种新冠疫苗证明,同时要经过预约和批准后才能进入。

:shn.ca

专门负责受理医疗服务投诉的安省病人监察申诉员 (Ontario”s patient ombudsman) 提供的最新年度报告显示,该机构已经收到了 3,613 起关于公立医院的投诉,其中 677 起与 2020 年和 2021 年的新冠疫情相关,其中 242 起与探视问题直接相关,针对这方面的投诉明显超过其它方面的问题。 

 

 图源 :patientombudsman.ca

 

安省病人监察申诉员 Craig Thompson 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疫情爆发两年后,还有人无法在医院或长期护理院见到亲人。与亲人分开会给患者带来严重的心理和身体健康的影响。

 

两年来,加拿大很多媒体也就这个问题报道了多次,和 Wu 先生一样的很多家属都不得不经历长期与亲人的分离,甚至是天人永隔。

 

2019 年 11 月 ,CBC 的一张照片令人潸然泪下,97 岁的老奶奶 Voula Sardelis 在她所住的一家渥太华养老院房间内,向站在人行道上的女儿 Mary Sardelis 飞吻。其实, Mary Sardelis 的家距离妈妈的养老院只有五分钟的距离,可是因为探视限制,她已经快一年没能进入养老院看望妈妈了。她只能隔着窗户,远远地和妈妈对视飞吻。

 

 图源 :CBC

疫情虽然没有结束,保护老年人和免疫力低下者也仍旧是防疫的重点,但是医疗和养老服务机构不能以疫情为借口,罔顾人伦和亲情,借着各种制度和规定彰显冷漠、放任低效。病毒需要“硬隔离”,但是人类的感情却永远不能。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 CBC 

作者:Sharon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质问 | 华人母亲病重去世,多伦多医院为何不让儿子探视?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