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母亲节特辑|她的碎碎念念温柔了我的岁岁年年

多头君 发布日期 2周前
不可替代的母亲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因为疫情被两度耽误的这个节日,终于迎来了它的正常模样:各家餐馆的午餐下午茶全部提前一周被预订完!

 

原本今天我们想写一个明星母亲人物应景,但挑来挑去也没挑到写谁好;于是我们决定,每个人写一写自己最熟悉的母亲!

感恩母亲节

妖妖

说起我妈妈,很多朋友都知道她是时髦小资热心的,很追求仪式感。 

 

别人家的子女拼命说服妈妈要对自己好一些,买些好吃的,添置些新衣服,不要不舍得花钱

而我跟我妈的对话经常是:“啊?你又买衣服/包/鞋了?这么贵~”

“下周我们老同事/同学/姐妹要聚会~年纪大了要买有档次的穿……”

她总是直白地跟我说:那什么什么蛮好的,你买来送给我吧~你去奥特莱斯的时候给我看看什么什么有没有~

 

不过我妈对我也一直很舍得花钱。我在 1、2 岁时,她就用超过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了件很潮的大衣。所以我从童年开始,一直是我们那条街上“最靓的仔”!

 

我妈今年 70 岁,依然保持好奇心也很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她在 50 来岁的时候学习了上网开设了邮箱,还用洋气的 Anna 来命名——因为她喜欢托尔斯泰的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她有过开心网账号、现在有两个微信号、有支付宝账号,还刷抖音和小红书;她会看直播薅羊毛、会用“饿了么”叫外卖也会用美团打车;她把小美锅的每项功能都能玩转,还积极指导别人。

 

我妈喜欢广交朋友。记得第一次来加拿大,她的回国送礼清单上竟然有 40 多人!她在看西瓜视频时看到一个有 10 多万粉丝、在多伦多的“网红”,她不仅联系对方给我们后院砍了树,还请对方给我们公众号做了推广~~

 

很多人说,女儿和爸爸更亲,而在我们家,我和我妈通常是同一阵营,我们会一起逛街喝下午茶讲八卦,而我的优缺点也和我妈的高度一致,所以我们也相爱相杀。

 

她曾说,她最大的成就来源于我,虽然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爱折腾的妖妖”~~在我的成长道路上她从来对我很宽容也不吝惜对我的赞扬和肯定,总是做我的头号粉丝,让我拥有一份自信、积极和丰盈的人生!

 

往年母亲节,我们相隔太平洋,我通常会在网上为她买花和小礼物,再发个红包,而今年她正好在我身边,我们就能一起逛街下午茶啦~~

大头妹

周五的时候收到了儿子送给我的一封“母亲节爱心信”,在 7 岁儿子的心中,我是 Helpful 和 Kind 的。那么 40 岁的我心中的妈妈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的妈妈一直都不是人群中最闪亮的那一位,但却总能幸运相伴,是活得最幸福的那一位。她总是笑称是自己命好,但我想,这应该和她做人简单不计较的性格有关吧。不管是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就果敢地带着三、四岁的我,跟我爸一起从沈阳的军工企业跳槽到厦门的合资公司,再到九十年代初俩人一起“下海”,最后在我升入中学后毅然决然地回归家庭,照顾我的学习生活。待我就业、成家后,她也就过起了平平淡淡的退休生活。

对于我妈来说,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取舍,都好像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儿,每一步的选择都不纠结,每一次的放弃都不退缩,恰好每一次的结果还都不错。可能这也是一种大智若愚的生活境界吧。

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也有过几年“留守儿童“的生活经历,但这段时间好像在我记忆里留存最多的却是每次妈妈回家后我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天早上我起床刷牙的时候就看到妈妈和奶奶一起做早饭,晚饭后我俩一起散步去换新的酸奶(那时候的酸奶还是玻璃瓶的哦,付了押金才能拿回家喝),睡前和妈妈总有说不完的话……反倒妈妈不在家的日子没啥印象了。可能,女儿都像妈妈吧,我也跟我妈一样,心大~

 

本来还很遗憾,现在和妈妈隔着大半个地球,由于疫情两年都没回国见面了。但刚刚和儿子一起跟妈妈视频,看到她正在陪 95 岁的姥姥过节呢,一下子又觉得这样简单又快乐的日子也很好呢~~

月明

因为父母工作忙,我从小跟着姥爷姥姥长大。我儿时生活的县城很小很小,从姥姥家到我家,骑自行车也不过十分钟,但不知为什么,就像隔着天涯海角,我只有暑假才回到父母身边住一阵。

 

姥姥家住的是老式的大院平房,父母则住楼房里。我对妈妈最早的印象就是暑假回家时,年幼的我站在楼梯上,迟疑着不敢迈出一步。我妈半跑半跳着下了一层楼梯,轻快的脚步像一串欢乐的音符,然后她笑着转头对我说:“看,妈妈下来了,你别怕!”

 

我妈妈那时候应该还不到 30 岁,家里就已经挂着好多“先进工作者”的奖状;她会做很多美食;做家务时常常哼着歌;会织各种样式的毛衣;还总是在我的裤子上绣上一排花。

 

高考第一天,我早上刚出门就发现我妈远远地在后面跟着我,我想她一定是一大早专程赶到姥姥家,想送我去学校,又怕增加我的心理负担,于是只能偷偷跟着我。我故意装作没发现,就这样让她跟了三天。

 

然后,我就离开家出去上大学、工作、结婚、出国。

移民加拿大后,我真的跟父母隔着千山万水了,只能等孩子们放暑假时,才能回国看望他们。

 

记得出国后第一次回家,我震惊地发现妈妈的背都驼了,头发也已花白,她笑着说:本想给孙子织件毛衣,可是眼花得厉害,实在是织不动了。

 

之前,妈妈留在我心里最深的印象,还是那天她跑下楼梯,转头鼓励我时,那张红润丰满的脸庞。之后,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等那次再仔细端量她时,她脸上的皱纹和苍老的体态简直让我猝不及防——那天我的眼泪决堤般流个不停,突然特别后悔出了国。

 

之后,我就常常惦念着父母,隔三岔五地给他们打电话,寄营养品,可毕竟是住在两个国家,有时会感到很无力,尤其是疫情期间,常会内疚不能在陪二老身边。

 

我特别笨拙,直到现在,都不敢跑着下楼梯;五音不全;不喜欢做饭;也不会织毛衣;更别提绣花了。我总是在想像我妈这样冰雪聪明的女人,如果生在这个时代,一定是个商界精英或是名校教授什么的吧。

 

但我从来没有把这些好听的话跟她说过,就像她一手操办了我上大学之前所有的衣服,却从来没有当面说过“爱我”,甚至从我有记忆起,她都从没拥抱过我一次一样。

Sharon

妈妈年轻时就活泼好动、多才多艺,从小就会弹钢琴、滑冰、打篮球,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家里孩子多、条件不好,但她很要强,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名牌大学,还当了学生会秘书长。每次看她年轻时照片上甜甜的酒窝、大大的眼睛、浓密的麻花辫子,就浮现出了《芳华》的女主,忍不住就偷偷想怪不得校草也喜欢她。

 

几十年的工作生活中她一直是秉持着传统知识分子的风骨,认真工作,踏实生活,宽厚待人。不过对子女教育,她似乎有点”虎妈”之嫌。她一直非常重视孩子的学习,在这方面舍得花钱、花时间。

 

记得我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偏科,一门心思就是喜欢学语文,对数学不开窍,成绩也不好。在那个没有课外习题集和辅导班的年代,妈妈从图书馆借来前苏联的数学辅导书,一本一本地抄课外题让我做,虽然我一边硬着头皮做,一边写日记偷偷地抱怨,但如今看起来这确多么珍贵的记忆。

退休之后,她依然保持着读书和学习的习惯,特别是对电子产品等新鲜事物都很有热情,作为一名退休高级工程师,理科女的聪明头脑和超强动手能力实在是让我佩服。记得我结婚以后,有时家里的一些小家电坏了直接想扔,她知道了就总说先别扔我看看,然后拿走鼓捣几天,就修好了还给我。

 

年纪大了以后,她住进养老院,又 get 了用电脑、发邮件、做电子贺卡、玩手机、网购等一系列新技能。很多老人遇到生活中的各种问题,都来找她帮忙,她也总是热心地给解决,实在不会了还要自己去百度查询。

 

最让我惊讶的是,她快 80 岁的时候还和一位也是八旬的老奶奶一起坐飞机到大理旅游,拿着一本旅游指南研究攻略,乘长途车先后到丽江和泸沽湖玩,一路玩一路拍了很多美美的照片发给我们。虽然事后大家都责备我们儿女心太大,也不免后怕,但是看到她开心的照片却又为她骄傲。

如今自己作为母亲,我从妈妈身上学到为母则刚的坚强和对子女的包容理解。告别耄耋老母,奔赴异国他乡,作为女儿,我心中的愧疚难以言喻。但是妈妈非常开明,她反而常常安慰鼓励我,说:“孔子的确说过父母在,不远游,但是后面还有一句大家都忽略了,那就是”游必有方”,孩子们为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去奋斗远行,父母就应该支持。” 

 

世界因你们而美丽

 

看完我们的故事,你有没有回想起你和母亲之间那些或有趣或温暖或感慨的故事?不妨在留言区同我们分享~~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多头君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母亲节特辑|她的碎碎念念温柔了我的岁岁年年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