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唏嘘|时代的终结,香港珍宝海鲜舫南海沉船始末

大头妹 发布日期 1周前

望在海底仍辉煌依旧

当拖船将水上餐厅珍宝海鲜舫拖离香港时,这艘巨船的所有者曾向公众“送上至诚的祝福,愿明天更好”。然而,那个“明天”现已沉没在南海的海底。2022 年 6 月 19 日,珍宝海鲜舫在中国南海西沙群岛附近沉没,长眠于 1,000 米深海底。

图源:BBC NEWS CHINESE

珍宝海鲜舫被媒体普遍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内外装潢雕栏玉砌的画舫,就像中环的摩天高楼一样,“屹立”香港仔避风塘 45 年。画舫为何翻沉,首先是否应该将其拖行至汪洋大海,旋即成为港人热议话题。

 

珍宝海鲜舫船东对沉船这个结局“感到难过不舍”,中国香港特区政府船政部门称,船东向媒体公开沉船消息后才得悉事件,已要求船东提交报告。

 

从接待过英女王,拍摄过中西电影大片的饮食殿堂,到南海的沉船,珍宝海鲜舫牵扯着种种事情。

图源:MARTIN YIP / BBC NEWS CHINESE

 

探秘珍宝海鲜舫

珍宝海鲜舫 1971 年在香港建成,开业前曾被大火焚毁,导致 34 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继而被澳门“赌王”何鸿燊与香港房地产商人郑裕彤合资购入,重修后于 1976 年 10 月 19 日正式开业。

1971年10月30日,尚有一周便开业的珍宝海鲜舫发生大火,造成34人死亡、42人受伤。原船东无力重建,何鸿燊与郑裕彤合资购入后,重修至1976年正式开业/图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GETTY IMAGES

珍宝海鲜舫多年来一直是珍宝王国水上餐厅的一部分,珍宝王国还有一个较小的水上餐厅叫太白海鲜舫。

 

中国香港特区海事处表示,珍宝属水上食肆,持有香港“第 I 类别船只”运作牌照,即与像天星小轮等客运渡轮属同一船类,事发时牌照有效。

 

根据运作牌照条款,珍宝海鲜舫最多可载 1,746 名乘客,运载总人数不得超过 1,966人;《信报》引述船东提供资料,海鲜舫高 28 米、长 79 米、阔 25 米,相当于一座近九层高的楼房。

 

海事处表示,珍宝海鲜舫最近一次年检于 2021 年 6 月完成。换言之,其年检于 2022 年 6 月到期。

 

珍宝海鲜舫(左)与太白海鲜舫(右)和数艘辅助船一同组成珍宝王宫海上食府

图源:REUTERS

 

虽说其执照与港内客轮无异,但珍宝海鲜舫实际上是一艘趸船,没有发动机,无法自力航行。

 

资深海事轮机工程师李健光对介绍称:“很明显,正因为这艘趸船上面是餐厅,牵涉有许多人用餐,也牵涉到火警逃生等一切考量,因此对这艘趸船的要求会比一般货运趸船的要求高出许多。”

 

遇事沉没前,珍宝海鲜舫由香港上市公司新濠国际名下的香港仔饮食集团拥有。新濠国际主席兼行政总裁为何鸿燊二房幼子何猷龙。

 

珍宝海鲜舫出港遇险沉没

6 月 14 日,珍宝海鲜舫被拖离其根据地——香港岛南面的香港仔避风塘。船东当时对外表示将把画舫送往东南亚维修。

 

6 月 20 日深夜,香港仔饮食集团发表声明,宣告珍宝海鲜舫 18 日下午于拖行途中“遇上风浪,船身入水开始倾侧”,负责拖运的拖船公司尝试救援不果,于 19 日在西沙群岛附近水域“全面入水翻转”。

 

翻船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由于事发地点水深超过 1,000 米,拟进行打捞工程亦非常困难”。

 

船东声明称:“根据规定要求,珍宝海鲜舫在离港前,已聘请专业海事工程人员详细检查船身和加上围板,并得到一切所需批文进行本次航行。”

香港特区海事处、船东与香港本地拖运商均声称已为拖运珍宝海鲜舫采取所需措施
图源:GETTY IMAGES

香港特区海事处 6 月 21 日晚发表声明,首次证实香港仔饮食集团于 13 日申请让珍宝海鲜舫于翌日出港,从香港水域拖往柬埔寨。又称船东并未向政府报告沉船,海事处也是从媒体报道得知事件,继而要求船东提交书面报告,并将立案调查。

 

海事处称:“船东已聘请验船机构进行相关检验,确保珍宝海鲜舫适宜由香港被拖往有关目的地。海事处经审阅相关资料后发出出港证,允许珍宝海鲜舫在 6 月 14 日从香港仔南避风塘的停泊位置被拖离香港水域。”

 

海事处证实,珍宝海鲜舫出港时,当局有派船监察,“其间并没发现异常情况”。

 

海事处又称:“一般而言,被拖航的船只不会安排人员在船上,而拖船会监察被拖船只的情况,在有需要时作出适当处理。至于采用什么拖航方法,由船东决定。至于船只的打捞事宜,一般是由船东处理。”

 

李健光表示,他认为海事处的说法合理:“我觉得他们能做的都做了。”

 

水上餐厅珍宝海鲜舫被拖出香港仔湾
图源: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香港媒体很快便找到当时负责将画舫拖离避风塘的拖船公司润利海事集团。据《明报》报道,润利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温子杰称,他们的两艘拖轮仅负责香港水域拖航航程,6 月 14 日黄昏抵达南丫岛东北面、近鹿洲附近水域后,交由另一远洋拖轮公司接手。

 

温子杰又对《晴报》称,他们在拖离前已目测检查画舫,未发现破损及入水倾侧,与远洋拖轮公司交接时并无异常,又称其集团与香港仔饮食集团合作逾 20 年,每两年将海鲜舫拖离检验,最近一次在两年前,当时“一切正常”。

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之间的主权争议迄今仍未解决,其中越南便对西沙群岛宣称拥有主权,称为黄沙群岛。北京不予承认,并于 2012 年 7 月成立海南省三沙市管理。珍宝海鲜舫沉没一事受到中国大陆媒体广泛报道,但直到目前为止,海南省或三沙市海事部门并未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李健光指出:“要是事发地点属于公海,那理论上不会有其他人(政府机关)要求他(船东)提交报告。始终这艘趸船是由香港海事处审批它出去的,所以出去了,发生了这样的一个意外,香港海事处是有权要求船东或拖船公司提供报告。”

 

不过,沉船位处争议水域这事实,还是吸引到香港评论人士的注意。

 

图源:instagram @ ah_to_hk

 

那一去不复返的珍宝记忆

珍宝海鲜舫并非独立运作,它与有 70 多年历史的太白海鲜舫,以及几艘厨房船等支援船,组成珍宝王国海上食府。从香港仔海旁搭乘小艇登船光顾,是其一大特色。

2020 年农历新年(春节)之际,COVID-19 疫情来袭,海鲜舫开始缩减营业时间。同年 3 月 3 日,珍宝海鲜舫宣布暂停营业,直到另行通知。

图源:instagram @ jumbokingdom

同年 10 月,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其新一份施政报告中提出“跃动港岛南”项目,并称珍宝海鲜舫船东已答应将画舫无偿捐赠特区政府持有的香港海洋公园,作为“海洋公园重生方案”的一部分规划发展。2021 年,海洋公园表示未能找到适合的第三方机构营运海鲜舫,无法落实捐赠计画。

2022 年 5 月底,香港仔饮食集团宣布将安排珍宝海鲜舫于 6 月离开香港,香港特区立法会管浩鸣等七位议员发起联署,要求特区政府尽快为珍宝海鲜舫研究出活化方案。但林郑月娥认为,海鲜舫决定离港,属“无可厚非”。

香港仔饮食集团当时在声明中称,珍宝王国自 2013 年起开始入不敷支,加上COVID-19 疫情爆发,珍宝王国累积亏损超过 1 亿港元。自珍宝海鲜舫因疫情停业以来,集团仍须每年耗资数百万港元检查、维修和保养画舫,以满足其牌照等要求。随着珍宝海鲜舫的海事牌照将于 6 月到期,集团预见珍宝海鲜舫短期内不可能复业。

Facebook 上有网民认为,珍宝海鲜舫属于香港仅存的霓虹光管招牌代表。霓虹光管在 1970 至 1990 年代左右盛极一时,可今天维多利亚港两岸的大型招牌,早已被 LED 灯饰和巨型影像屏幕所取代。


虽说珍宝海鲜舫没顶,太白海鲜舫仍在,且相比之下,太白海鲜舫是老而弥坚,但网民与评论人士将这次沉船形容为“时代的终结”,也许有其道理。

 

1990年代的珍宝海鲜舫宴会厅。被视为必游景点的龙椅就在后方/图源:GAMMA-RAPHO / GETTY IMAGES
 

珍宝海鲜舫海上遇险引舆论哗然

沉船消息公布后,香港网络社区上可谓谣言满天飞,各方揣测或是言之凿凿,或是带有调侃讽刺意味。星岛报系《头条日报》报道便称:“有网民问为何事件发展如此‘巧合’,有网民笑言‘剧本(早)已写好’,更有人形容‘泊位原来喺海底’(停泊地点原来在海底)。”《信报》报道,有网民批评把珍宝海鲜舫强行拖出公海,等同“谋杀”。

 

《明报》引述英国轮机工程及海事科技学会前东亚区会长司徒家成说,珍宝海鲜舫体积大,较理想的做法是以内河船形式,在沿岸 15 海里水域拖行,“万一出事都可以尽快拖埋岸”,他对珍宝海鲜舫被“拖出海”感到不解。

 

珍宝海鲜舫沉没后的赔偿问题也受到关注。《星岛日报》引述香港保险专业人员总会主席麦顺邦称,这艘画舫即使经历 40 多年折旧,“烂船也有三斤钉”,估计保额至少 1 亿港元(1,274 万美元;8,538 万元人民币)以上。

但麦顺邦对是否有保险公司愿意承保有所保留,理由是以远洋拖行珍宝海鲜舫“风险很高,很高”,中途沉没机会很大。而事实证明这趟航程以画舫沉没告终。

 

珍宝海鲜舫没有动力,只能由拖轮拖行,或装上专门运输船运走/图源:AFP
 

然而,“沉没风险”也正是网民和舆论质疑的焦点。网民与媒体相继引述香港天文台 6 月 18 日日间的华南海域天气报告,指出当时西沙海域风力在蒲福氏风级(Beaufort wind force scale)二至三级之间,即轻微(中国气象局称轻风)或和缓(微风),质疑珍宝海鲜舫何以“遇上风浪”。

 

《明报》引述香港气象学会发言人梁荣武表示,一般而言,二级风可引起最高约半米海浪,对航行没太大风险,因此他估计海鲜舫船身状态或许本来已不稳定;《星岛日报》引述香港国际渔业联盟主席杨润光表示,他估计出发前没有做足封舱等所需步骤,令船体入水更快。

 

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香港中联办)领导下的官方报纸《大公报》引述香港渔民团体联会主席张少强表示,西沙群岛附近海域的天气变幻莫测,或会突然出现俗称“打石湖”的强阵风,并翻起巨浪,以往曾有不少渔船被打翻击沉。

 

《信报》报道,香港水下考古总会主席胡名川质疑拖船公司到底有否尝试求救,因为按船东所称,海鲜舫 6 月 18 日进水,19日才翻沉。

 

胡名川表示:“通常进水都会立马通报或者报警。现在通讯发达,有无线电或是卫星电话已经可以了。”

 

除了天气,珍宝海鲜舫本身船体是否够坚固,也受到舆论审视。前香港《苹果日报》财经专栏作家千颂 C 在其博客中引述一位海鲜舫老员工称,海鲜舫大约六年前才更换过船底。

 

这位老员工称:“要是这架船那么容易沉没,不安全,那根本就拖不出去检修。好端端的 50 年都不会沉。”

 

资深海事轮机工程师李健光指出,拖轮公司事前定必备妥详细计划,包括航行路线、使用拖轮数目、航行天数以及其间的天气预报。但有别于航空机组须在飞行计划中报备每一航段坐标,监管单位不会要求巨细无遗的知悉拟定航海路径。

 

李健光还表示,画舫本身应具备水泵,可以抽水,但这便意味着得配置船员在画舫上当值操作。然而,配置与否,纯属船东决定,“那这次很明显是船东决定不派人在趸船上当值,也就是说上面备有什么设施都派不上用场。套用一句术语,那就是说他们把它当成‘死船’来拖运。

 

网络媒体《香港 01》报道,接手拖运珍宝海鲜舫的远洋拖轮应为韩国公司“载元 9”轮(Jaewon 9;音译),香港海事处离港船只报告显示,“载元 9”于 6 月 14 日离开香港,报备的下一个港口是柬埔寨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

船舶追踪网站 MarineTraffic 显示,“载元 9”轮 6 月 12 日从浙江舟山来到香港维多利亚港西面,14 日在香港岛与南丫岛之间航道徘徊,与珍宝海鲜舫离港时间吻合。6 月 18 日北京时间 20:54,“载元 9”轮在西沙永兴岛(越南称富林岛)西南面约 144 公里处突然折返,其后 24 小时一直在该处徘徊,相信这便是珍宝海鲜舫沉没位置。至 19 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 23:51 之后,“载元 9”再也没有更新其位置。

 

图源:BBC NEWS CHINESE

 

比照香港海事处出港纪录,“载元 9”由伍航亚洲(S5 Asia)代理,伍航亚洲是英国伍航全球船务代理(S5 Agency World)成员。《香港 01》记者到伍航亚洲办事处欲采访但遭拒绝。

虽然珍宝海鲜舫没有动力,但毕竟水泵等机械需要电力,意味着画舫上有发电机,也因此有柴油和润滑油等石油制品,这也就意味着船沉大海会造成油污。

 

BBC中文记者曾向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香港办事处询问对沉船区域的海洋生态会有多大影响,绿色和平表示信息过于有限,未能评论。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香港分会也婉拒评论。李健光则相信珍宝海鲜舫的油污对环境影响有限。

香港市民的哀思

几代香港人在这里办婚宴、洽谈生意时,都要吃脆皮烧肉和避风塘炒蟹等粤菜。珍宝海鲜舫沉没的消息让许多人感到惋惜。李健光白哦是:“如果它沉没的地方真的去到那么深,那可以说是无法打捞,就算你能打捞,都已经是不似原型,没有意义的。对许多香港人来说,只能成为追思对象。”

 

说到珍宝海鲜舫上的特色,李健光表示:“那张皇帝椅吧!我想多数人上船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坐上去,一家大小的拍照留念。这也是那里的特色吧。”

 

珍宝海鲜舫曾经接待的名流多不胜数,但最常被提及的要算英女王,她在 1975 年巡访当时还是英国属土的香港时就曾造访珍宝。在此画舫上取景拍摄的电影包括李小龙 1973 年作品《龙争虎斗》、1974 年 007 系列电影《金枪客》(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港称《铁金刚大战金枪客》;台称《007:金枪人》)和周星驰1996年作品《食神》等。2022 年初,香港知名男团 Mirror 为马来西亚 Astro 广播公司摄制贺岁 MV,成为了最后一项在珍宝海鲜舫上取景的影视制作。

 

图源:instagram @ 2_r_y_u.c

但珍宝海鲜舫的存在又似乎成为另一项政治不正确的殖民地时代象征。已移居英国的香港历史学者,视频博主赵善轩博士评论称:“珍宝海鲜舫、太白海鲜舫见证着一个时代——香港中西文化交汇的一个时代。它的建筑,里面的壁画、茶具、龙椅座位,都是传统中国文化特色,但是它的餐点与设计,许多都是迎合西方游客对东方猎奇的印象。”

 

笔名松花芥子的考古学者,专栏作家黄家豪博士在《信报》撰文称:“海鲜舫作为一个殖民地的时代象征,展示的是一种西方对中国刻板的偏见:庸俗而堆砌的华丽建筑,猎奇式的东方韵味。坐在这样一艘原来只有皇家贵族才能享乘的画舫里,西方人那种文化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黄家豪写道:“缅怀殖民地的风光与我们这个强调中华民族自豪感和国民身份认同的时代格格不入,海鲜舫也就不值得保育了。有朋友建议另类保育:把海鲜舫拉到深水处凿沉,既让它成为水下鱼族的栖身地,也成为一个供潜水员寻幽探秘的沉船宝地。”

END

*本文仅为编译文章,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BBC NEWS CHINESE,nytimes

 

作者:大头妹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时间

微信ID:torontonews

多伦多时间原名“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中加两国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资讯,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伦多头条 » 唏嘘|时代的终结,香港珍宝海鲜舫南海沉船始末

头条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